星雨似飞花

爆天星打不到人是唐门的浪漫!

【米尤】你睡地板

点我看尤里深夜激情洗澡,现场记者米哈伊尔在线直播

 

昨晚群里面的脑洞...没想到我居然真的写了,震惊!

 

 

 

 

 

 

 

 

 

 

 

 

 

 

尤里觉得哪里不对,仿佛有奇怪的视线看着自己。 

 

不动声色的关掉淋浴,浴室里还是水雾朦朦的状态,尤里拿起一旁的浴巾挂在腰间,假装左手去拿洗漱台上面的洗发液,却在门口看不见的地方用右手小幅度的掀开换下的衣服,拿起下面隐藏的三节棍。

 

将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拿着洗发液好似不经意的走过浴室门口。

 

尤里突然将门一踹,将左手的洗发液向着门外砸去,顺势将三节棍组合,直直地向跳开洗发液攻击的吸血鬼劈去。

 

“尤里!”米哈伊尔堪堪避过攻击,“你在干什么?!”

 

尤里不停下攻击的势头,近身一个横扫,逼的米哈伊尔退到了窗口,“看不出来吗?揍你。”

 

将三节棍指在米哈伊尔的眼前,尤里蓝色的眼瞳不带一点感情,“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行了吧?”米哈伊尔拨开三节棍,翻身从窗户跳出去。

 

尤里走近看了一眼,米哈伊尔跳上了房顶,给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顺便残忍的关上了窗户。

 

尤里捡起刚刚掉落的浴巾重新挂回腰间,将三节棍折叠放好,确保吸血鬼不会再偷看然后关上浴室的门。

 

尤里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吹灭蜡烛翻身上床睡觉。却翻来覆去了好久都没有入睡,认命的叹了口气,尤里起身打开窗户让外面冻的可怜兮兮的吸血鬼进来,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只是米哈伊尔的伪装。

 

“尤里真绝情呢,”米哈伊尔抱紧尤里在他的颈部蹭蹭,然后深吸一口,“有点香。”

 

“好冷,”尤里推开米哈伊尔去关窗户,“你先去床上躺着,我刚刚起来应该还是温暖的。”

 

米哈伊尔脱下靴子和外衣掀开被子直接躺了进去,“尤里最近过的怎么样?”

 

“很好,如果没有今天晚上的偷窥我会更好,”尤里冷淡的看了一眼假装什么都没干过的米哈伊尔,也没有再深究,同样的躺上床。

 

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米哈伊尔抓住尤里藏在被子下的温暖的手,十指相扣,“尤里,我很想你。”

 

尤里的眼神开始闪烁,明亮迷人的青蓝色开始搅动,像是要将注视着它的米哈伊尔吸进去。尤里蹭蹭米哈伊尔冰冷的脸,难得直白且认真的回答:“我也是。”

 

两个人相拥入睡。

 

“尤里?!”本来甜甜蜜蜜的入睡,却不想没一会就被尤里踢下床强行醒来的米哈伊尔一脸不敢相信。

 

尤里抱紧被子,将整个人裹在里面,闷闷的说:“你太冷了,你睡地板。”

 

“尤里太无情了!”米哈伊尔控诉到。

 

-end-

 

人间不值得,想死

【米尤】报复性进食

不要和我说什么剧情什么人设,全部靠脑补,我就是想看尤里被吸血!(危险发言)
奶一口米哥和尤里很熟,相爱相杀,奶中了我直播米哥和尤里睡觉好吧!

就为了咬尤里一口我写了这么多字_(:_」∠)_
因为就出了一集,其他全部靠脑补,如果官方打脸……




是夜,硕大的圆月悬挂天空,明亮的光从敞开的窗户外面洒进来,屋内的烛火被风拨动,一长一短的伸缩,营造出一种阴森的氛围。

尤里靠在床上,右肩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自愈的能力修复了伤口,却不能自愈疼痛感。

拿布认真的擦拭着武器,昨天他差一点点就可以杀死那个该死的贵族种了。但是突然响起的枪声伴随着迅捷的子弹穿过了自己的右肩,血液飞溅,鼻尖萦绕的除了吸血鬼的恶臭,还有自己散发着铁锈的血味。身体开始失去平衡,笔直的下落,溅起巨大的水花。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尤里凭借着绝好的眼力看清楚了不远处举着枪的白发吸血鬼。甚至包括他嘴角扬起的弧度。

“米哈伊尔……”,尤里颇带着一点咬牙切齿的感觉吐出这四个字。

“哟,刚刚来就听见尤里在想我,今天的运气真的好啊。”白发的吸血鬼从窗外飞进来,随意拖过一把椅子就在尤里的床边坐下。

尤里一言不发的盯着米哈伊尔,却加快了擦拭武器的频率。米哈伊尔怀疑自己看见了火星。

“还疼吗?”米哈伊尔开口询问,空气中还飘着丝丝的血香味,被他轻易的捕捉。

“为什么阻挡我?”尤里回答了一个不相干的答案,以反问句的形式。

“尤里,你昨天太鲁莽了,如果来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贵族,那么那颗子弹就不是穿过右肩那么简单了,”米哈伊尔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按在伤口上,随着口中的话变换地方,一路向下,滑至心口,“而是这里,你明白了吗?”

尤里隔着一件衬衫的感觉到了米哈伊尔手上传来的寒意,“我知道,但我下次还会这么做。”

米哈伊尔觉得头疼,他都这么警告了,眼前这个小鬼还不知悔改。要知道,在贵族中都有一席之地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别人了,偏偏这个人还不知好歹。

“所以你今晚来是有什么事?不会只是和我说这种无聊的事情吧?”尤里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小提箱,将三截棍折叠放入其中。

言下之意就是,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米哈伊尔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尤里的意思?

“我饿了,刚刚。”米哈伊尔抓住尤里放箱子所以还没收回去的左手,满意的看见尤里冷漠的脸开始出现别的表情。

尤里用力想收回手,没成功,“或许你可以去厨房找到一些番茄,来满足一下你的肚子和脑袋。”

米哈伊尔翻身上床,将左手抬高压在尤里的头顶,右手抚上洁白的颈脖,将尤里圈在自己与床之间,受伤的人狼绝对不能挣脱开他。

“尤里真香啊,”米哈伊尔凑近尤里,轻轻的啃咬着突出的锁骨。

尤里偏过头,将白皙的颈脖暴露在危险的吸血鬼眼底,同时用空闲的右手推开了正在舔他锁骨的米哈伊尔,用眼神示意让米哈伊尔快点走人,他并不想当米哈伊尔的“食物”。

米哈伊尔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心底的施暴因子开始沸腾。舔了舔突出的獠牙,米哈伊尔下床却没有松开尤里的手,然后突然发力将尤里扯进自己怀里,同时抓住尤里想攻击自己的右手。

“嘶——”,拉扯的过程中右肩的伤口开始抗议,疼的尤里有几秒的恍惚。

将尤里的双手背在身后,趁着尤里恍惚的几秒,米哈伊尔扯开尤里衣领的扣子往下一拉,整个肩膀都暴露在他的眼前。也不客气,直接露出獠牙向着最脆弱的动脉咬去,故意加大了力度,米哈伊尔满意的听见尤里压制的痛呼。

入口的温热液体让米哈伊尔着迷,无论多少次,他都会为这迷人的血液沉沦。米哈伊尔不相信有吸血鬼可以抵挡这美味的鲜血。

受伤的身体让尤里无法在第一时间反击米哈伊尔,右肩伤口依然在疼痛,短暂的失神导致他现在被吸血鬼咬着脆弱的颈脖。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袭来,尤里想获得双手的自由来反击,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浑身无力。

“我会杀了你。”

“乐意至极。”

—end—

第二天。

“尤里今天很冷吗?你为什么带着围巾?”

“昨天被蚊子咬了很多包。”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框框撞大墙!!!!!!!!!!!!!

banana fish太好看了吧!!!!是什么神仙剧情啊这么好看!我现在只想看香蕉鱼第三集,其他什么事情都不想干!!!!!!

好心疼亚修啊(ಥ_ಥ)感觉应该是有一个非常不堪的过去,那些变态到底对一个孩子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啊(ಥ_ಥ)

滚去补原作了(ಥ_ಥ)

弱弱的问一句,是he吗?感觉题材很沉重啊(ಥ_ಥ)

玩了一把古剑ol,一个字,爽!

【八荒全员】假如少侠是小孩子

感觉自己是沙雕专业户_(:_」∠)_
为什么我会大半夜更新呢?大概是被骗子气笑了吧:-D
明后天说不定会有男少侠和女少侠的版本掉落(๑•ั็ω•็ั๑)

◎天香

是谷里的小师妹,被师姐们宠着长大,一把伞中剑打遍八荒无敌手。

“今天去哪里玩呢?”

“唐师兄,红渠姐喊你回去开会啦!”

凭着一招被天香意决强化过的玉帘拂衣 ,困住了多次想开会偷跑的唐青枫,成为水龙吟全盟的偶像和李红渠的小助手。

——你天香大佬永远是你大佬。

◎唐门
唐青枫小迷妹但是从来没见过唐青枫,对于唐青枫在唐门的事迹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也姓唐,你也是唐门弟子吗?你有没有见过唐青枫唐少爷啊?”

在枫桥镇入口和唐二吹了一晚上唐少爷有多好,差点耽误正事。

事后发现唐二就是唐青枫倍感丢人,专门写信给唐青容打小报告,导致唐青枫和她一起回唐门的时候被唐青枫追着打了一个时辰。

——青容师姐唐青枫欺负我!

◎神威
格外能吃苦,力大无穷,比较豪放。

曾经被流氓骚扰过,正好路过的燕南飞打算上去英雄救美刷一波好感,却在小姑娘一拳一个人的气势中硬生生的躲回了墙角。

听见动静的少侠一回头就看见了没藏好的燕南飞。

“燕大哥!”

燕南飞觉得少侠笑起来很好看,如果忽略掉她左手提着的鼻青脸肿的流氓。

—— 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多说废话,我们神威堡都是实干派的人。

◎神刀
浑身上下充斥着有钱的味道,烫头皮裤带大刀。

因为看上去有钱有气势,行走江湖时收了很多小弟,直接导致当年想加入神刀堂的人翻了一倍。今天的路小佳也在为了伙食费而发愁。

在江南遇见傅红雪的时候兴奋的好几天没睡着,明月心好奇的问了一下为什么。

“活的傅大侠唉!不是路掌门天天烧香念的活在画里的那个!”

明月心:……不是很懂你们徐海人????

——今天路掌门也在怪傅大侠不回去过节。

◎五毒

官话说不利索,却能完美的分辨出哪句话是夸奖哪句话是嘲讽。

被秦妙手拔掉了头顶的几根鸡毛后怀恨在心,故意把他的消息告诉了薛无泪,目送薛无泪强行扛走秦妙手时笑的非常有深意。

——你们中原人真蠢。

◎丐帮

比谁都能喝,却在认识了燕南飞之后被强行剥夺了喝酒的权利,葫芦里面全部是女孩子家爱喝的花茶。

“陪燕大哥喝酒,就是醉死我也愿意啊!”

燕南飞和傅红雪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行你不能喝,我这里还有一些果汁和从客栈里买的瓜子。”

——我超级喜欢江湖的,这里的老哥个个都是人才……丐帮不喝酒怎么打架?!用头锤吗?

◎太白

跑的贼快,学的最好的一招就是苍龙出水。日常是苍龙+无痕+苍龙+烟霞+苍龙+无痕+苍龙。因此剩下了很多用来赶路的钱。

是个脸盲。

在江婉儿死的时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公孙师兄……素儿师姐她……”

独孤若虚头疼的看着哭稀里哗啦,迷糊到已经把自己错认成公孙剑的小师妹。耐心的安慰到,“你素儿师姐没事,不信我带你去找她?”

不忍心戳破少侠认错了人的尴尬真相。

——公孙师兄我们来喝酒吧!啊?是独孤师兄?师兄你不要没收我的酒我保证再也不在练剑的时候偷懒了QAQ

◎真武

清心寡欲看破红尘(并没有),第一次下山看见街上有人卖天书,偷偷摸摸的买了一本带回客栈,却被同行的文秀山发现了。

“拿的什么?”

“才不会告诉文师兄是我刚刚买的天书呢。”

旁边的蓝铮笑出了眼泪,拿走了少侠手里的天书 。“天书可不是你这种小孩子可以看的。”

“那我长大了就可以看了吗?”

蓝铮在文秀山责备的眼神下面不改色的回答:“当然可以。”

——直到我长大才知道天书是什么东西,借用认识的一个天香小姐姐的一句话:男人都是猪头焖子。

◎移花

分不清宫商角徵羽,每天都担心会被明宗主重新教导,为了逃避考核,主动要求前往中原历练。在幻境里被苏小白逼着分辨宫商角徵羽。

“苏师兄你也来中原啦!”

看着喜出望外的小师妹,苏小白微微一笑,“大总管让我来中原照顾少宫主。”

旁边的唐青枫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少侠唐盟主和苏总管又打起来了!”

“没关系的,他们是在切磋武艺呢,放心没问题的。何况水龙吟又不是没有天香弟子,就算他们出了事断手断脚,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救回来。”

前来报信的人陷入沉默,一天切磋四五次吗?少侠不愧是少侠,看问题的眼光都如此独特,真厉害。

最后的结果是少侠莫名其妙涨了一波威望。

——苏师兄我想吃凉拌明玉子!

—end—

就因为我干了公子羽夫妇,伏龙谷的人要干我?
第一次过剧情的时候就觉得变扭,第二次直接爆粗口。
我今天实名制diss伏龙谷的zz!

【丕权/曹郭】下雪了

哇码字码到一半突然就去看主播了_(:з」∠)_我好咸鱼

送给姑娘的丕权!食用愉快!(不一点点的不好吃你要点脸x)

副cp曹郭(不要脸的打个tag)

 

0

“下雪了啊?”

孙权将手伸进曹丕的衣领里,冻的曹丕一个哆嗦。

“那么请问曹丕先生你什么时候去和我见家长呢?”

曹丕换了只手撑伞,用右手揽着孙权的腰好让他更加靠近自己一点,雨伞微微的向孙权那边倾斜,防止雪落到他身上。

“我看今天就是个好日子?”

大街上人来人往,一把雨伞,隔绝一方天地。

孙权闻言笑了,伸手拍了拍曹丕左肩上的雪花,“好啊,正好今天我家里人都在家。”

1

曹丕第一次知道孙权的存在的时候,是因为当初去江东谈生意的曹操回来之后一直念叨“生子当如孙仲谋”。

可把曹丕弄懵逼了,好好的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愣是在司马懿的怂恿下带着行李去了江东,美名其曰旅游。不过郭嘉到也是宠着曹丕,也随他去了,万万没想到以后曹丕会给他带回来一个叫孙权的儿媳妇。

站立在江东土地上的曹丕打开手机,点开微信,开始给一个备注叫“孙十万”的人发消息。

“笔友我来你们这里旅游了!”

对方很快也给了曹丕回复,“曹二葡你怎么突然想到来我们这边旅游?你工作不要紧吗?”

“没事,我小妈给我放假了。”

远在曹魏公司办公室里的郭嘉打了个喷嚏。

荀彧责怪的看了他一眼,“都叫你多穿点衣服了。”

第一次会见网友的社会主义新青年曹丕有点小兴奋。

靠着微信定位孙十万找到了曹丕,骑着一辆欧派电动车,脚上还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拖鞋。

完全没有网友第一次见面的尴尬,孙十万带着曹丕去了当地一家很便宜的店。

用筷子捣捣碗中的凉面,曹丕觉得自己想喝葡萄汁。

“过来玩几天?”孙十万咬着口中的土豆粉,口齿不清的说到。

“大概也没几天,这次过来也的确有一件事情,对了,你是本地人你认识孙权吗?”

孙十万突然被土豆粉呛着,也没在意就随便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灌了自己一杯水,“你刚刚说谁?孙权?”

看着孙十万便秘一样的眼神,曹丕点点头。

“哦知道啊,你认识他?”孙十万低下头继续吃土豆粉。

“不认识,就是我爸之前来这里出差,回去之后天天和我念叨这个孙权。”

孙十万用一种看怪兽的眼神看曹丕,“二葡,你和我直说你是不是认识曹操?

突如其来的掉马甲让曹丕有点懵,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不敢相信的看着孙十万,试探性的开口:“孙...孙权?”

“曹二葡...曹丕?”

掉马现场突然尴尬。

2

孙权打趣道:“当初第一次见你可不怎么美好。”

此刻曹丕正在和小摊贩讨价还价。

是的没有错,两个超级有钱的人在买菜这方面可以说是非常斤斤计较了。

“今晚吃回锅肉怎么样?”曹丕给了孙权一个白眼,示意他少说点废话。

“我觉得可以,我妹她也喜欢吃肉。”孙权从曹丕的外套口袋里掏出钱包付钱。

曹丕用右手拎着两袋子菜,左手拿伞,没有让孙权拿一点点东西。

“啧啧啧,曹子桓你男友力真高。”

“客气,只是为了照顾一个脑残,不得不力气大一点。”

“是啊是啊,脑残才看得上你。”

“......你这土味情话哪学的?”

回答曹丕的是孙权愤怒的踩脚。

3

孙权一开始注意到曹丕是因为这个人的文章写的很好,什么《霸道总裁的病弱小情人:爱上一只乌鸦精》和《十里留香待君归》啊。

孙权被这种做作的名字吸引,点进去看了几眼,发现内容却新颖有趣不套路,后来变成了曹丕的粉。机缘巧合的评论区里认识了正在中二期的曹丕,两个中二期的少年相见恨晚,当天就交换了微信号聊了通宵。

后来两个人同时掉马甲,关系居然反而变得更加密切。

“你能不能让你爸不要老是说什么生子当如孙仲谋啊,多尴尬啊?”

“他只是欣赏你的才能而已。”

“可是我又不是他的崽,你才是吧?”

“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是。”

曹丕还发了个比心的表情包。

坐在办公室里光明正大摸鱼和曹丕聊天的的孙权笑的像个傻子。

“不要,太粗糙了吧?你还没有带我去看星星,没有在五万米高的热气球上强吻我,没有烛光晚餐和戒指。”孙权发了个嫌弃的柯基表情包。

“......少看点奇奇怪怪的东西,正常点。”

“嘤,就猜到你是在骗人,猪头焖子!”

现在笑的像个智障的是曹丕了,“那我们现在去葡萄园约会?”

“如果你立刻从曹魏飞过来,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

4

正在厨房切菜的曹丕让孙权把卷心菜洗一下,悠悠地开口:“你当初还不是提一堆乱七八糟的要求,什么五万米高的热气球上亲你,你是慕容孙权吗?”

“年少无知年少无知,”突然被揭黑历史的孙权企图转移话题,“你知道吗?我妹练师在一块了。”

“当初那个疑似要当你未婚妻的步练师?”曹丕举起菜刀,狠狠地砍下去。

孙权觉得曹丕不是在剁肉,而是想打自己,“这都过去多久了,不是没成吗?”

曹丕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5

当初知道孙权家里要给他找个未婚妻,反应最大的人就是孙尚香和曹丕。

孙尚香直接带着步练师玩起了失踪,曹丕上门拜访的时候当面出柜,差点没把吴夫人气出个好歹。

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你们有什么不能直接说吗?!”

曹丕和孙权一起跪在吴夫人面前,本来以为没希望的孙权听见这话突然觉得有戏,深感搞定他妈就搞定了一家人的孙权劝解:“妈我这辈子除了曹丕谁也不爱。”

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去准备的曹丕轻轻地握住孙权的手,“阿姨,我是真心爱仲谋,就算这份感情等不到您的认可,我也不会放弃爱他。”

吴夫人瞪着曹丕,责怪道:“你们知道什么?”

“我不是来和您商量这件事的,我不会离开他,”曹丕握紧了孙权的手,“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因为您是他的母亲,所以我希望可以等到您的祝福,我不希望他伤心。”

孙权看向曹丕,手上传来的热度令人心安。

“滚出去,不把尚香找回来你们也别回了!”吴夫人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两个人快点走。

“妈您同意了?”孙权不敢相信这么简单。

“不然呢?都养了你这么多年了还能把你赶出家门不成?”

6

曹丕将菜摆在餐桌上,孙权一个扑差点让曹丕摔倒。

“下雪了!”孙权将脸靠在曹丕背上,毛绒绒的背心让他感到温暖。

“我知道。”

“曹丕先生什么时候和我见家长呢?”

“你说呢?”

客厅的落地窗外面,雪不停的下,在灯光下被染成暖黄色。

7

“放心,我小妈很好说话的,何况我爸也欣赏你。”曹丕帮孙权整理衣领,两个人站在曹家大门口。

郭嘉咬着桃子,带着打量的目光将孙权从头看到尾,“子桓,这是你小男朋友?”

坐在郭嘉旁边的曹操一言不发的喝茶。

“行啊,没猜错是东吴的孙权吧?”郭嘉将桃核扔进垃圾桶,曹操递给他一张抽纸擦嘴。

“妈,你好!”孙权一紧张就容易说错话,脱口而出的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

此言一出,正在喝水的郭嘉被呛的喷了一口水,颤抖的伸出手指着曹丕,“你......”

曹操连忙拍拍郭嘉的背帮他顺气,“子桓啊,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平时怎么做事的?”

曹丕有苦说不出。

8

正在吃饭的孙权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

曹丕:“吃或者说选一个去做。”

孙权飞快的咽下口中的饭,“我到今天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郭嘉这么反感别人喊他妈?”

“大概是因为显老?”曹丕想了想,不确定的回答。

“不过我好羡慕他和你爸啊,这么恩爱,”孙权用眼神疯狂暗示曹丕。

“我也这么觉得,郭祭酒将我爸吃的死死地。据说我爸本来就很依着他,后来他身体不好生病差点死了,我爸就更加宠他了。”

孙权觉得曹丕根本就没在意自己的暗示,不满的夹起他爱吃但是曹丕深恶痛绝的芹菜放进曹丕的碗里。

9

洗完澡后孙权瘫倒在沙发上,偏过头去看外面的雪,大声的向着从浴室刚刚出来的曹丕喊道:“曹二丕!今天下雪了!”

“哦,所以呢?”曹丕擦擦湿漉漉的头发,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什么时候和我去见家长!”孙权不满的扔了个靠枕去砸曹丕。

曹丕白了一眼,不管生闷气的孙权径直走进了卧室。

孙权闭上眼睛在沙发上自暴自弃的躺平,心中问候了曹丕的祖宗十八代。

感受到有人牵起了自己的手,孙权不满的睁开了眼睛,“干嘛啊...”

曹丕的手中的小盒子里摆放着两枚戒指,是最简单的样式。

“孙权先生,愿意和我回去见家长吗?”

“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去年的事情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去年那天就去订做的戒指。”

“啧,一点点都不浪漫。”

“那你不要我就拿走了?”

“谁说不用了?!谁不要谁傻子!还不快点给我带上?”

曹丕半跪在地上,给坐在沙发上的孙权戴上了准备了很久的戒指。

客厅暖黄色的灯光静静地笼罩着亲吻的两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折射着光。

10

孙权用手指捅捅打伞的曹丕,“喂,你什么时候和我求婚?”

曹丕牵着孙权的右手,在下雪的公园里晃荡。

“为了考验你对我是不是真爱,我就先晾你一年。”孙权自顾自的说着。

雪突然变大,像巨大的灰尘一样飘落。

“明年下雪的时候,如果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结婚吧?”

“好。”

-end-

 

【真三策瑜】干了这碗狗粮

*真三国无双策瑜,慎点

*无脑甜,无逻辑

*cp描写不明显,军师日常(可能会有后续)

*私设各国和平相处军师和睦

 想写荀郭和备亮和香练,但是我还有其他的稿没交,嘤嘤嘤

 

 

 

 

0

“报告大都督!江对面的曹魏扬言要打过来!”

1

周瑜头疼的看了眼磕桃子的郭嘉,挥挥手让小兵退了下去。

“奉孝啊...你看你什么时候回去?”

郭嘉吧唧吧唧嘴,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将桃核扔出窗外,忽略外面疑似东吴主公孙权的怒吼,换了个姿势靠在贵妃椅上,“在曹孟德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窗外的阳光照在郭嘉的金发上,“咳咳!难道公瑾忍心看我受气吗?我懂了,我身体不好你们都嫌弃我......”

周瑜冷漠的看着郭嘉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桃子粗暴的塞进郭嘉的嘴里。

吃死你丫的。

2

入夜,周瑜惆怅的看着霸占了自己床铺的郭嘉叹了口气。

“奉孝既然你知道自己身体不好,那当然也明白曹操禁止你喝酒是为了你好。不要闹脾气了快回去吧?”

言下之意就是让郭嘉快点滚。

郭嘉是谁?他可是人精!人精会在意一点点脸面吗?不会!

郭嘉向里面挪动,留出一点空位给周瑜,兴奋的拍了拍床,“公瑾快上来啊,我们睡觉了!”

“不!除了曹操并没有人想和你睡觉!”

现在摆在周瑜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去找孙策一起睡觉,代价是明天可能起不来,二是和郭嘉一起,代价是被曹操记恨。

周瑜毅然决然的去找了孙策,走之前郭嘉还挥挥手喊道:“来呀快活呀!”

荀彧什么时候来收了郭嘉这个妖魔鬼怪呢?周瑜惆怅的想。

3

第二天周瑜揉着腰打着哈欠的接待了终于赶来的荀彧,现在荀彧在他眼里就是那种浑身闪闪发光的救星。

荀(唯一能管郭嘉的人)彧略带歉意的看着憔悴的周瑜,“抱歉,奉孝给你们添麻烦了。”

“荀令君言重了,你来了就好。”

此时郭嘉正好抱着一坛不知道哪里来的酒进门,“公瑾我们来喝...”

“酒”字在郭嘉看见荀彧的那一刻生生的给他憋了回去。

“奉孝想和公瑾喝什么?”荀彧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看着郭嘉,手不轻不重的抚摸着被他放在桌子上的飞镖。

“...和城北的小孩子一起玩吧?或者带我参观一下你们的军营?”

荀彧挑了一下眉,“没想到奉孝在东吴叨扰的数日居然变得有童趣起来了。”

郭嘉干笑两声企图转移话题,“文若你怎么也来了?孟德给你放假了吗?”

看着被荀彧管的死死地郭嘉,周瑜感到身心舒畅,悠悠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4

“报!蜀汉诸葛亮求见!”

5

周瑜感到心累,“所以你又是怎么了?和刘备吵架了?”

“吾人怎么可能会做日常粗鄙之事,只不过是和主公在阿斗的教育上出现了一点分歧而已,出来散散心罢了。”诸葛亮摇摇羽扇。

“所以你就拐了赵云陪你出来?马超知道吗?”

诸葛亮和郭嘉交换了一个眼神。

确认过眼神,达成主公都是猪头焖子的共识。

忽略旁边两个人的眼神交流,荀彧想要起身告别却被郭嘉一把按住。

“既然大家都在,不如我们来开座谈会?”

6

周瑜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荀彧同意了。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曹魏团宠是郭嘉行了吧?

7

“公瑾到你了!”

座谈会为什么会变成自曝大会呢?

“提问你和孙策是怎么在一起的?”

周瑜想掐死郭嘉的心都有了。

郭嘉偷偷的伸手去够桌子上的酒杯却被荀彧一把抓住。

荀彧严厉的开口:“不准喝。”

“哦。”郭嘉委屈巴巴的收回了手。

8

“也没什么,总角之好罢了,两个人都很熟悉,说起来舒城的桃花真的很好看,你们若是想去我可以当你们的向导,不过现在只剩下桃子了,所以要等明年了。”

周瑜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轻轻地笑着。

郭嘉默默地咬着桃子一言不发,怎么感觉有点饱呢?

“十八岁那年,舒城三月桃花开,那个傻子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谣言,说是庙里的那棵桃树开的第一支花,用他向心上人表白心意就能心意相通。”

诸葛亮突然觉得刘备欠自己一个浪漫的表白。

“傻兮兮的在寺庙蹲点了好几天,最后还被人家发现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来找我。当他将桃枝从窗外递进来时我就觉得,就是这个人了。”

荀彧淡定的喝着茶,旁边的郭嘉心酸的抱紧了自己。

他为什么要提出听别人恩恩爱爱的情史呢?

“可是他有胡子!”郭嘉抱着报复的心理开口。狗粮吃撑了。

“当你喜欢一个人,他的一切都会变的美好,”周瑜白了郭嘉一眼,“你怎么不说曹操矮呢?”

“所以我喜欢的其实是文若!”郭嘉现在挂在荀彧身上。

9

挥挥手目送头上顶着一个包的郭嘉离开,周瑜再次感到神清气爽。

诸葛亮觉得不行,刘备欠他一个浪漫的表白,虽然鱼水他也很喜欢。

10

周瑜终于能一个人安静的批改公文了。

“公瑾,”孙策推门进来,“听出去游玩的尚香来信说,她和练师发现了一处很美的地方,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可是还有这些公务,你我走了怎么办?”

“简单,交给仲谋就行了!”

第二天才发现自己哥嫂不见了的孙权在一堆公文中觉得自己是捡来的。

-end-





您的好友  孙权  说:敲你妈!!!!!

【八荒全员】假如他们去参加科举

我jio的让文科生去考理科有失公正(尖叫)
已经做好了理科补考的准备了,辣鸡学校还不放假

这是我打的最多的一次tag

◎神威

神威男儿就应该血战沙场我才不去参加什么科举!

不去!!!!我不要看书我要练十字枪!!!

——神威快点了,天香喊你去杭州参加武举了!

——马上来!

◎天香

今天也在为自己的美貌感到困扰。

科举?我去参加选秀还差不多。

——说好了当我一个人的奶……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什么样子!我说着玩的!

◎唐门

科举?你脑子坏了吗?

我唐门乃世家大族,想要什么还不是直接有。

呵,穷人。

——科举是什么东西我还不屑参加,往上翻两代皇帝都是我大爷。

◎太白

我等下苍龙出去拿份答案,再无痕刷新苍龙进来考官不能看见我吧?

师尊我再也不在练剑的时候偷懒了我不想背书!

八荒弟子理应保护江湖安危,师尊再见我去闯黑街了!

——妈耶我师尊自己都考不中还想让我去参加科举?

◎真武

我们仙鹤不需要科举也可以很有钱。

端木家可是金主:)和我们比有钱?

看看我这仙鹤精,引领江湖潮流。

——不管不管我最帅。

◎神刀

江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学习好的人,一种是学习不好的人。

而我,是卖琉璃的暴发户!

——社会你刀哥,琉璃王老五。

◎丐帮

……呃。

你要来一口酒吗?梦里面什么都用。

——兄弟你先包我以后的买酒钱我再去科举,没钱别妨碍我喝酒。

◎五毒

开考之前隐身进去把小抄放好。

完美,我真是一个小天才,愚蠢的中原人。

——说好了一起去参加科举,可是为什么只要我一个人去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移花

东海移花,乐武相辅,风雅之地。

我自然也是一个风雅之人,官场这种肮脏污秽之地,去了恶心。

——可是我们之前说好了一起去,现在不去是不是不好啊?承认吧你只是洁癖不想去!

——天香神威去约会了,太白唐门真武日常修罗场,神刀丐帮沉迷赚钱,五毒连官话都说不利索怎么可能会去?

——咦有道理哦,那我们也不去了吧,去吃火锅明玉子怎么样?谁去谁脑子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五毒:敲泥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