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我今天实名制辱骂那些脑残输出位。
我就一个辅助,我要跟打野(吃靠低保过日子),我还要保护中路。
你下路马可波罗,我过去你不是嫌弃我抢你经济吗?
拜托唉,别一劣势就怪辅助ok?你还指望辅助上去杀人头?辅助吃你下路兵了?
给我经济我能恶心死对面ok?
我玩这么久辅助,平时受委屈也不少,第一次想骂人。
你自己二技能花式躲我奶,怎么的,奶烫脚啊?那你别让我奶你啊?什么司马玩意:)
“反正蔡文姬就是菜。”
我菜你mm头:)狗东西别让我在对面碰到你,不然我让你了解一下大乔的爱:)

md,dps都是狗逼:)

【八荒全员】小少侠的幸福人生•男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是男的小少侠,女少侠……躺在我草稿里快一个月了……

其实我想写少林的,带少林玩一个?有人想看吗?

我生是曲萌萌的人,死是曲笑cp的鬼!!!

◎唐门

小名唐四,其实和唐青枫很熟。

当少侠带着桑叶即将踏入枫桥镇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很眼熟的人。

看着假装不认识自己的唐青枫,少侠有模有样的学着他扇扇子的动作。

“这位大侠,实不相瞒我有个表哥也叫唐二,我们真是有缘啊!”

唐二点点头:“是啊少侠,我们真是有缘。”

少侠良好的修养不允许他对着唐青枫翻白眼。

天泉山庄。

少侠开始棒读:“你就是水龙吟的盟主,移花宫的后人,唐门的大少爷唐青枫?!”

“师弟多日不见你还是一样矮啊。”唐青枫笑着伸手去摸少侠的头。

少侠怒而跳起,却只能锤到唐青枫的胸口,“不准摸我头会长不高的!”

——我有个表哥叫唐二。

◎真武

表面长的白白净净像个软糯的团子,其实切开都是黑色的。

“阿笑阿笑!”少侠跟在笑道人身后,又蹦又跳的。

笑道人心情复杂的抱起少侠,认真的说:“师弟乖,叫师兄。”

“好的阿笑。”

“叫笑师兄。”

“没问题阿笑。”

“唉你这个小鬼,再不好好叫师兄打你屁股了啊。”笑道人威胁道。

少侠的眼眶里瞬间笼罩着水雾,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哭了,“可是师兄有好多个,阿笑却只有一个。”

“好师弟别哭啊,”笑道人拿会哭的小孩子最没辙了,“想叫就叫吧,只要你别哭叫阿笑就阿笑吧。”

少侠眨眨眼,说:“阿笑真的吗?”

笑道人:你已经在叫了…

——曲盟主我掐指一算,你命中缺我师兄啊!

◎太白

觉得会唱歌的人都是魔鬼。

少侠折一根枯枝捅地上的蚁窝,“请问你都如何回蚁窝?”

此时一位靓仔师兄公孙剑哼着歌路过,“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少侠沉默片刻,对着离去的公孙剑大喊:“师兄别唱歌了,蚂蚁的被你吓跑了!”

“师弟那是你不懂得欣赏!你独孤师兄说我唱歌可好听了!”公孙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少侠:…情…情人眼里出西施?

——谁再敢叫我太白狗,我就把谁拉去给公孙师兄当听众。

◎天香

说话奶声奶气,一直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男天香而自豪。

开封黑街。

少侠看了眼蛇王,抱紧自己怀中的伞,吸吸鼻子,难过的想,说好我是唯一一个呢?

少侠牵起燕南飞的手,奶声里还带着一点哭腔,“燕大哥我好像不是唯一一个。”

燕南飞用空着的手拔出蔷薇剑,“小友放心,等我们一起除了他便是。”

“嗯,最喜欢燕大哥了!”

“我也喜欢小友你。”

蛇王:…我都听见了啊!

天波府士兵:三年起步,最高…

——在你面前炸被动,还有芳华和秒吊。

◎神威

梦想是拥有八块腹肌,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少侠一进入江湖就有人嚷嚷道:“少侠你是不是还不会十字枪?”

少侠涨红了脸,说道:“神威的招式,怎么能说不会!”

“可是我明明看见你昨日打青龙会时一次十字枪都没用!”

少侠红着脸,接下来便是什么“星河倒卷”和“伏龙枪”之类难懂的话,周围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少侠委屈也难过,因为他不会十字枪的原因是他还小手不够长连招跟不上。

——等我长大了,就送你们一人一套五连。

◎丐帮

因为被算命的说身体不好容易早夭,被有钱的父母扔去丐帮,美名其曰锻炼身体。

“苏师兄,这是为你寻来的天香香囊。”

“多谢少侠。”

“苏师兄,这是为你买来的雪貂披风。”

“多谢少侠。”

“苏师兄,这是送给你的公孙小红。”

“…多谢少侠,让少侠破费了。”

“哪里哪里,根本就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苏师兄喜欢就好。”

少侠镀金的葫芦和缠手晃花了苏小白的眼。

——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神刀

中二病晚期,自带傅红雪定位导航。

揽下了所有给傅红雪送信的工作。

傅红雪正在客栈二楼的房间里休息,正是休闲宁静的时刻。突然窗户被打开,从窗户外面冒出来一个脑袋。

“傅大侠!路掌门让我找你回去过节!”正是被鹰提着飞的少侠。

被突然吓到的傅红雪无言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无视少侠的星星眼将他推出去,然后关上窗子。

“傅大侠!路掌门喊你回去过节!”少侠再度用蛮力推开窗。

傅红雪一把抓住少侠的鹰,连人带鹰一起拎进屋内。

少侠抱着鹰乖巧的坐在床沿上,内心已经炸成了花。哇傅大侠睡过的床--

傅红雪不愿意回徐海,所以路小佳每次都会找少侠办事。毕竟少侠,脸皮厚啊!

回去和路小佳打一架吧。正在收拾东西的傅红雪这么想。

——傅大侠,路掌门让我喊你回去过节!

◎五毒

日常是吃狗粮和跑腿,心中渴望走出大山。

“研阳师兄,这是奉月姐让我给你带的东西。”

“多谢师弟了。”

“师兄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少•心口不一•侠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的话好几次。

“奉月姐,这是研阳师兄让我给你送的花。”

蓝奉月将花插入发间向少侠道谢。

“我就是死!从罗藏山跳下去,也绝不会再给他们跑腿了!”昨天话彷佛是刚刚才说的,少侠心塞。

看着远去的蓝奉月,少侠深吸一口气,空中还飘着花香。

孤零零的站在屋顶上,少侠觉得,真香。

——五仙牌狗粮,由圣女和祭司倾情代言,让你吃了还想吃。

◎移花

所有的情商都点给了苏小白。

“苏师兄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原,正值佳节,想必开封一定热闹非凡,我们同去可好?”少侠撒娇似的对着苏小白说道。

“可我近日才到中原,风尘仆仆,有些憔悴,与你同行可能会扰了你性质。”

“哪有!师兄这样就很好看了!”少侠跳起激动的举起笛子开始比划,“谁感说师兄一句不好,我一定请他好好的接我一招!”

看着滔滔不绝夸赞自己的少侠,苏小白觉得他的小师弟越来越可爱了,伸手揉了揉少侠的头顶,熟悉的触感让他心情更佳。忍不住打趣道:“油嘴滑舌,可是学坏了?移花的风度都忘哪去了?”

——离开苏师兄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想他。

-end-

其实我八荒全员系列的男•小少侠差不多写完了,但是我在考虑加不加少林……

不加吧,这个梗就一直在我脑子里徘徊,加吧,怕没人想看和尚emmm

八荒全员男•小少侠写完之后打算写八荒接到自己出演少侠的剧本时的生无可恋。应该会一如既往的沙雕。
再后面是两个大少侠和女•小少侠三个人的混乱日常。但是我现在又想加男•小少侠唉,纠结。

荀郭真好吃啊。
浪的没边的祭酒,其日常以欺负陈群为调味剂,以喝酒偷懒扯皮为正事。
但是就看见令君就怂,酒不喝了,工作不偷懒了,乌鸦嘴不乱说话了…
全曹营唯一能管祭酒的就是令君了……
啊…真美好啊……
安详去世.jpg

【我方】最好不过两心相悦


※预警是方应看大姐姐
※女主和方应看

许久没写过这么正常的东西了……
送给我的小公主我超级爱她的呜呜呜 @徐寒清

1
我发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看见方应看了,本来以为他是出去办案了,或者去快活了。

万万没想到,还是我太天真,等我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她” 了。

2
我无言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长发齐腰被高高束起,合身的衣裳将她的好身材勾勒,衬托她越发英气逼人。一双桃花眼细长,烟波流转似要勾人魂魄。

我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再看看她,默默地在心里哭泣 。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扇子,戏谑的看着我,开口吐出一个字,声音煞是好听。

她说:“蠢。”

看来就算是变成了女人还是依然这么喜欢作弄我,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愤愤地伸出手去掐她的 脸,手感好的出奇,忍不住多摸了几把。“方应看你怎么回事啊?”

“哼,不过是苗疆蛊毒,过几天就能变回去。”方应看放任我对着她上下其手。

和方应看在一起后我的胆子也变大了,虽然有时依然会被他时不时的炫富吓到。

“方应看你知道我看见你这个样子是什么感觉吗?” 我特认真的问。

“莫不是感到自卑了,本侯爷就是变成女人那也是女中貂蝉,” 方应看拍掉我得寸进尺的手,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

我伸手按上她的眉间,“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皱吗?你方应看!好看!皱眉!丑!”

看方应看的脸色好点,我特诚恳的开口:“这个女人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方应看挑眉,语气不善的说:“哦,你知道让我不开心的人下场是什么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硬生生被方应看说成了陈述句,我不禁后悔,我错了我再也不皮了,嘤。

3
我惆怅的想那今晚的庙会怎么办?方应看说好了回来要陪我一起的。

虽然人回来了,但是没想到是这种情况。哀怨的看了眼方应看我忍不住叹气,本来还给他准备了礼物。

方应看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今夜的庙会让彭尖准备准备,我陪你去。”

在我震惊的注视下方应看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准我去找师兄陪我。

4
夜晚很快就到,也不知道方应看让彭尖打理了什么。我带着满腔疑惑屁颠屁颠的跟在方应看去逛庙会。这种市井之地人潮拥挤,方应看本来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我,我磨了好久都不答应,最后我也有点气了,气呼呼的说要找师兄陪我。没成想他居然话锋一转答应我了。

我要好好玩一次,毕竟这可是宋朝!

5
入夜明月高悬,华灯初上。

街上人潮拥挤,街边都是是小贩,卖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孩童吵闹个不停,非要父母给自己买一个,男人溺宠的答应他。

河边也聚集了不少女子,互相讨论心事。

我看见街边小摊上的面具只遮住了上半边脸有点心动,二话不说的买下了。虽然说不是什么珍贵玩意但着实精致。

我拍拍方应看的肩膀示意她低头,将面具给她带上,她到也没拒绝。她总是对我和别人不一的,耐着性子接受我的一切。

我多幸运啊,我想。这么好的一个人是属于我的。

“我不允许别人看这样的你,你这样只有我能看!”我学着方应看平时说话的口气。

“你知道吗?”她凑近我耳旁轻声笑着,“我就喜欢你这种对我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感觉耳朵在发烫,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推着她往前走,说要去逛逛其他地方。

方应看也配合的假装看不见我窘迫,心情大好。

6
我咬着口中的糖葫芦,方应看牵着我的手防止被人潮挤散。

小半夜过去,方应看陪我逛了整整一条街,看着各式各样的小吃我食指大动,倒是方应看没怎么吃东西。也对哦,他怎么可能对于这种市井小吃感兴趣呢?上次吃干粮还被说了。

“累了吗?”

“有点,我们去休息一会吧?”

“好,去找彭尖,我让他准备的东西应该准备好了。”

暖黄色的灯光温柔,照在方应看脸上一时让我看出神。
金色镶边,银色为底的面具,让方应看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以前的方应看睥睨天下,如凌空之阳耀眼夺目,气势逼人,让人心惊。现在的方应看,似乎被揉进了世间所有的温柔,会说令人害羞的话,似乎变了个人,一举一动更加让人心动。

7
我吃惊的看着眼前巨大的孔明灯,发出没见过世面的声音:“哇哦——”

喜欢吗?方应看看着我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却明白这个人什么意思。

“方应看!我超级喜欢!”我开心的扑到方应看身上,抱住她就是蹭,“不过——做这个是不是要浪费好多钱啊?”
“为你花钱怎么能说浪费呢?”方应看闻言笑出声,“我的钱,养你一辈子还是绰绰有余。”

看着挑了挑眉毛的方应看,我体会到了资产阶级的可恶。

8
“女孩子家的事能说穷吗?”我不满的反驳。

接下来就是什么“钱乃身外之物”和“劫富济贫”之类难懂的话,周围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9
我随着方应看登上这订做的可以飞的改良版孔明灯,心中不免唏嘘。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古代体验了一把上天的感觉。

方应看将我揽在怀中,同我一起看这繁华。

“方应看我突然觉得你变不回去也挺不错的,”我说出这话之前就做好了被方应看挤兑的准备。

果不其然,方应看放开了我,显然是有点生气了。

“你变不回去的话就没有别的女人和我抢你了,而且你也会带着面具,只有我可以看你的脸,”我主动牵起方应看的手十指相扣不放,“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多好。”

方应看显然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愣了一会。我发誓我看见方应看耳朵红了!

“我自然是你的,胡思乱想,你是猪吗?”方应看嘴下不留情的说着,“我自然会变回去,这样才能保护你,若我变不回去,谁来为你拼命?”

方应看重新将我揽入怀中,和我相握的手也不曾放开。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我美滋滋的想,觉得天上的月亮都比平常好看多了。

10
“方应看我想看星星!”

“好,陪你看。”

“方应看我想吃桃花酥!”

“等下就让彭尖买。”

“方应看我喜欢你!”

这次回答我的,是一个吻。

—end—

我好痛苦,我在王者峡谷翻盘赢。
天地良心啊!我法师只会小乔啊!
神啊救救我吧!我只是一个辅助大乔啊!我做错了什么啊!?
血魔炽热复活甲换着用,盾给队友治疗给队友,要知道我以前是闪现大乔的!这局我要不是个控多的大乔早凉了!
不过队友超级好的嘤嘤嘤,都没有人放弃。虽然大乔那局猴子有几波团战不来在旁边看着百里不会平a……但是我爱他们√

所以我辅助一开始不喜欢跟打野,没节奏。

沙海已经很不错了,秦老师的吴邪简直满足了我心中对于吴邪的幻想。我可以接受吴邪被汪家人当猴子戏耍,被张海客挤兑。但是我有点接受不了剧里突然多出来的人,对着吴邪指手画脚,评头论足,就感觉很心疼。可以说我矫情吧,我的确是对于剧情有点不满,毕竟喜欢吴邪四年了,粉丝滤镜太厚了。
我真的很心疼。沙海书中的他破而后立,掉落悬崖至今未落地(……)。剧中……两个字:心疼。
网剧也的确是带动了盗笔的流量,只能说有好有坏吧。还是挺叔的,沙海看见了诚意。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喜欢一个虚拟人物。是的,就算是曹丕和周瑜,也是历史上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人物,有迹可循。但是吴邪,他只是一本书的主角之一。
开玩笑说“你打一巴掌,破口大骂的是盗笔邪,反打你一巴掌的是藏海邪,拿枪顶着你脑袋的是沙海邪。”
可是,小哥和胖子都在的话,这一巴掌落不到吴邪身上。三叔和潘子在的话,有谁敢动吴邪?
叔说吴邪是人间的最终绝色,于我而言,人间正好。
不管过去了几年,十几年,还是几十年;我都会记得,曾经有过少年笑的天真无邪,眉眼如画。

唉,让我矫情一会,实在是太心疼了。

图源网络,侵删。

【丕权】似李先给我写情书的!

改了个标题,嗝。

曹丕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电脑,他在看易中天品三国。孙权躺在他右手边,顺便吃薯片。

看的是讲刘备的那一段。

“他们三个人寝同席,所以我很好奇,这个时候他们的夫人在干什么?”

曹丕笑出声,得意洋洋的伸手去拿孙权的薯片,“我就说季汉都是基佬。”

孙权一把拍掉曹丕的手,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说的和你们曹魏不是一样。”

曹丕不理他,去拿鼠标找讲曹操的部分。

孙权不满的用脚踢踢曹丕,用眼神示意曹丕自己不想看。

曹丕不理他,重新躺下靠在孙权怀里。

“曹子桓你恋父你郭小妈知道吗?”

“我小妈知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不恋父。仲谋啊,你要知道啊,生子当如孙仲谋啊。”曹丕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我看你缺欠社会的毒打。”孙权举起拳头假装要打人。

“好无聊啊……”孙权忍不住打哈欠。

“那看他说我,一定很英明神武。”

过了几分钟,孙权语气不善的开口:“貌美人妻尽入曹门?”

曹丕陷入短暂沉默,片刻之后才接话道:“我知道当初你对于我一往情深,情书都寄个不停。”

孙权被气笑了,将靠在自己身上的曹丕推开,“不是你先喜欢的我吗?”

“……不不不,孙仲谋,我很严肃的告诉你,是你先喜欢的我。”曹丕想起大学同宿舍的事情了。

“不是你先追求的我,先撩的我吗?”孙权想起他生病时,曹丕给他灌冰水的丧心病狂的举动。

“……”

“……”

最怕客气突然安静。

孙权猛的出拳结结实实的打上曹丕的肚皮,曹丕不甘示弱将孙权踢下沙发。

娘炮才打女人,男人就应该拳拳到肉。

最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躺在地板上,精疲力尽的两个人一时也没有说话,电脑还在放着魏文帝的那点情史。

曹丕慢悠悠的说:“魏文帝喜不喜欢你我不知道,反正我曹子桓喜欢你。”

孙权不甘示弱,翻身面对着曹丕,然后揪着他的领子狠狠的吻了上去。

—end—

原本想写长篇,然后懒,改成了段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亮,避雷你好我也好

被sb安排了。
看清楚了,哪个傻逼再当面故意拆我cp还安利我不磕的cp我diss死你(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天雷,死都不会吃,没有真香:云亮、丕植丕,丕受,亮懿亮,亮瑜亮,曹刘,植甄,丕逊,维亮维,昭禅,霸姜霸(暂时就想起来这么多√)

不拆不逆,当我面故意拆友尽:策瑜,绣诩,姜钟,备亮,马赵,昭师,甘凌

可逆可拆:逊然逊,荀郭荀

可拆不逆:惇曹,曹郭,丕权,丕司马

其他混搭没意见

喜欢了两年的男人,以后还会继续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