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浮生x打狗(绿竹)】天真而待

我百度了!(自豪脸)一切bug都是为了剧情服务(滚)放心,只是走一个过场,马上就没金国的戏份了!

我没有归一,b站也没有归一的剧情,只有秋水师兄的剧情里提到了一下归一是不会和他说那些事情的,所以我就私自脑补了一个宠着秋水师兄的归一…………觉得秋水师兄就是那种腹黑系的……

吃我安利好吗?我觉得这两对的安利能卖的出去我第一个不信(醒醒吧你写的这么垃圾是卖不出去安利的

这没头没脑的剧情看着也是辛苦你们了……(觉得羞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绿竹觉得委屈,自己根本就是救了一个大爷回来。

一言不合就拔剑。

绿竹故意用力了点,听见浮生的闷哼后才满意的给绷带打了个结。

嗯,蝴蝶结。

1

刚刚浮生不小心拔剑的动作有点大,伤口裂了开来。

“浮生剑。我是浮生剑。”

明白眼前这个和智商绝缘的家伙暂时没什么危害,浮生放下了警惕。

2

让一言不发的浮生躺下,本来打算出去抓点兔子回来的绿竹看了看浮生。

在浮生旁边蹲下,“喂,我说你怎么会被人追杀?是不是偷东西了?我告诉你,我们丐帮再怎么穷也不能去偷东西。”

昨天晚上的叫花鸡真好吃,等下再去偷一只吧。

3

浮生用诧异的眼光看了眼绿竹。

这白痴是把他当成丐帮弟子了?

浮生看了看自己现在脏兮兮的衣服,“是啊,那家人是一方恶霸。我就想随便拿点什么就走……”

这个白痴暂时可以利用。

4

目送绿竹离开,浮生的脸瞬间冷下来。想起追杀自己的人。

总有一天,他要将整个国家都收入囊中,将权利牢牢握在手中,将有二心的人全部赶尽杀绝。

5

“我回来了,哟,起来啦。”拎着一只鸡回来的绿竹。

“来来来,今天就让你品尝我的手艺。不是我跟你吹,我这手艺。”

“……你不知道受伤的人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吗?”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金贵,我又没受过这样的伤。”

6

被狠狠嘲笑了的绿竹将鸡当成浮生,恶狠狠的吃完了。

然后,又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堆果子。

7

“浮生怎么样也是我全真弟子,此事还不劳烦阁下费心。”回绝了对方的秋水毫不客气的将人请了出去。

“归一,你觉得呢?”重新坐下的秋水面带微笑的看着刚刚从屏风后走出来的归一。

“浮生本就是世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可笑的是这么蹩脚的理由都有人信,呵呵。归一你说,浮生也是我全真弟子,我这个当师兄的不能袖手旁观的吧?”

归一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我们要去找浮生对吧?”

归一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秋的意图了。

“所以,我们去和师父说一声然后出去吧?”

不我觉得你只是想出去玩而已,“嗯,师兄所言极是。”

8

夜色正好,浮生小心的不惊醒绿竹向外走去。

唤来信鸽,将早就准备好的信息绑在鸽脚上。

9

“归一啊,出来不开心吗?”秋水笑着问道。

“不,我很开心。”

扑腾鸟飞的声音突然出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归一打开客栈窗户,飞进来一只鸽。

取下信鸽脚上的纸条,秋水看完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归一你可知浮生是被谁所救?”

“不知。”

秋水将纸条递给归一,“这下可有趣了。”

10

“现与丐帮绿竹在一起,劳烦归一了。”

11

“那我们明日便启程回去。”

“唉?归一,可我们今天才出来,归一难道不想在外游历一番吗?”

“不想。”

“……归一!”

12

绿竹打量着换完干净衣服的浮生,这家伙还是挺帅。

绿竹不怀好意的靠近浮生,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

13

“我只是想帮你弄一下头发,你看你头发那么长胳膊又受伤了!”被抵在墙上的绿竹无辜的举起了手中白色的发带。

浮生楞了一下,放开了他。

14

绿竹觉得心跳的有点厉害,就在刚刚浮生脸和他靠的那么近的时候,耳朵上的热度还没降下来。不过还好,浮生现在是背对着他,看不见他。

手穿过浮生棕色长发的时候还有点小抖,不过并不明显。

‘冷静冷静,这家伙只是长的好看了一点,你才是最帅的。’绿竹在内心唾弃自己。

15

和煦的阳光直射进来,在洞口的绿竹浮生,影子被拉长,交织在一起,一时难辨。

十里春风吹来淡薄的花香,浮生眯起了眼睛,绿竹难得专注的为人束发。

林间,正是莺飞草长的好时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我到底写了个什么东西,这么ooc(心情复杂)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