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挨老子

ky离我远一点。

【浮生x绿竹(打狗棒)】明月天涯(超级甜我跟你们讲)

金国世子浮生x江湖少侠绿竹(打狗棒)求你们吃我安利qaq求你们喂我粮好吗qaq

最近在玩天涯明月刀,新手好累,打试炼困难打了10几次没打过去我会说?活该你们万里杀盟主死情缘。

天刀的歌都很好听啊

臭不要脸问一下,有没有人肯带我这个辣鸡天香qaq求带,什么都不要,长见识就行了qaq

天刀背景,但是基本是没有天刀人物出场的,就一般的npc,哼,万里杀,哼,我要把你情缘搞死

无剑就是打酱油的,里面的无剑不喜欢浮生不喜欢绿竹。喜欢我(臭不要脸

一点都不好吃,高度ooc

感觉根本写不出江湖,天涯,国仇家恨的感觉……好失败……觉得自己写的真的好垃圾……求你们吃我安利喂我粮qaq(滚

不喜欢麻烦喷轻一点qaq我玻璃心qaq(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你是江湖不归人,四海八荒任君游。

1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

要问丐帮内部哪个弟子最年轻有为,非绿竹莫属。

2

要问江湖人士绿竹少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基本都会得到各种各样的赞美。

“绿竹少侠可真是侠肝义胆啊哈哈,真不愧为我八荒弟子!”

“绿竹?哈哈,想必是爱着这个江湖的吧。”

“对对对,你说虽然少侠是丐帮弟子,但是就他那事迹,想嫁给他的怕是要排到杭州城外了吧!”

3

“浮生!”,江湖人人称道的少侠绿竹现在正蹲在东越的万坪花海烤着鸡,“小心点,要是被天香的姑娘看见我在这里那还得了!”

“那你还这么干,真不怕被人家赶出去。”浮生在一旁坐下,手摩挲着被硬塞过来的天香笺。

4

“浮生少侠,这天香笺可是我天香出品,品质绝对有保证你放心!”

“……我不需要,”浮生想将被突然硬塞的天香笺扔掉。

“唉唉唉!浮生少侠别啊,这天香笺是我天香谷的一奇,可是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可写上名字!少侠难道不想和无剑姑娘试一下吗?”天香弟子忙劝告,“恰好今日是七夕,这样在一起的几率不是更大了吗?”

5

“师姐!你是不是又拿错天香笺了!都和你说了这边的不是天香笺了!”

“哎呀是吗?哈哈无所谓了。”

6

真心相爱之人吗?

浮生不动声色的瞄了专心烤鸡的绿竹一眼。

如果,如果……

“绿竹,你看。”浮生将写了自己名字的的背面给绿竹看,“天香的人刚刚遇见我,说要统计一下来访人员,将你名字写上吧。”

绿竹不疑他,随意在天香笺上狂草写下自己的名字,“这么多人,天香还要一个个统计还真的忙啊。”

“的确如此,”浮生站起来,“那我去找天香弟子。”

“去吧,快点哈,快好了。”

7

绿竹抬头看向浮生,嘴角的笑容凝聚着对浮生无尽的信任。

七夕的夜空,星空烂漫。

浮生就这么直接看进了绿竹的眼睛。

那里面,是倒映的满天星河和自己。

有风过,撩起的,不止是棕色长发,还有一颗跳动的心脏。

8

哼,自己到底在奢求什么。

看着只有孤零零绿竹一个人名字的天香笺,浮生站在天香的古树下抬头看去。

枝丫上的是满满的天香笺,看去就像桃花盛开一样美好。

浮生将天香笺扔在地上,离去。

9

确定浮生走远以后,绿竹小心的从暗处出来。今日天香的人多,这才使浮生没有发现绿竹。

像是对待一件宝物一样,绿竹捡起地上的天香笺,小心的保管,这才使用轻功快速离开。

10

天香谷今日热闹非凡,七夕佳节,多少人慕名而来。

为了这天香的一张笺。

据说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写上名字的天香笺。

11

江湖,天涯。

12

七夕后二人离开了天香谷,离开东越。

浮生提出要回去金国,而绿竹便回去丐帮。

13

“世子!”

果不其然遇见了金国的人,还好提前和绿竹分开了。浮生想到。

绿竹并不知道浮生是金国世子。

14

边疆紧急,神威弟子拼死抵抗感染了多少热血的八荒弟子,纷纷前往援助。

“绿竹你也要去吗?”丐帮里的小师妹不解。

“哈哈当然啦!”

众人都道绿竹少侠侠肝义胆,志气非凡。

只有绿竹一人知道自己是不放心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浮生他武艺高强,万一被强制拉上战场怎么办。’

15

风沙并不好受,浮生这次出征是一定要赢的,为了堵住反抗他的人的嘴,他必须赢。

16

“这次有各位少侠相助!定叫那金贼有来无回!”

来着八荒的弟子顿时热血满腔,“定叫金贼有来无回!”

17

当浮生看见绿竹的那一刻,浮生承认,自己慌了。

当绿竹看见浮生的那一刻,绿竹懵了,自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幸好这是在战场,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们上演一场狗血大戏。

明显有人认出了浮生,一时间“金贼奸细”的骂声此起彼伏,但幸而,这是战场,生死的战场。

18

敌方来势汹汹,人数众多,明显是做好了长久的准备。

神威不得不转移身后的百姓。

而绿竹自愿留下当做最后的墙壁,绿竹想,至少他是不会原谅浮生的。

终于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个人的生死早已经不值一提。

19

浮生曾经偷偷地来见过绿竹一面。

“浮生,等这一场战争过去,我们去天香,一起挂天香笺吧?”

绿竹小心翼翼的拿出当初的天香笺。

“我此次来是来和你划清楚汉界线的,我受够了你,每日在你身边假装关心,让我恶心!战场再见,必定叫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丧命!我想要的,是掌控这天下的权力。”

“哈!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尽然那么信任你!”

两个人恶狠狠的对视,终是绿竹先一步离开。

“待战场再见!”

风沙迷眼了,难受。绿竹这么告诉自己,却是压不住心底撕裂般的疼痛。

天香笺就这么埋没在风沙里。

为情所困,这世间谁还不是凡夫俗子。

20

海阔天空做坟场,敬这人间朝生暮死的无常。

将这万里的风沙握作手中方寸的血光,将那昔日种种都埋葬。

谁懂风沙漫天的绝望,问你可还记得梨花映春水的模样。

逃开刀光剑影,来世愿入温柔乡。

21

多年以后,江湖依然盛传着当初的传奇。

在大漠边界,八荒弟子尽显豪气,其中尤以丐帮弟子绿竹少侠为第一。

以死,护这家国。

22

“师姐!”天香最小的师妹在天香古树下好奇的发问,“为什么这天香笺上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啊?”

“啊?哦,这个啊,是玄铁山庄的大小姐无剑亲手挂上去的。”师姐溺宠的摸摸师妹的头。

“是话本里绿竹少侠喜欢的那个无剑吗?”

“嗯,师妹你看这天香谷,如今的安宁都可是他们的功劳呢。”

“哇好厉害!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出去闯荡江湖!”

“好好,师妹将来一定会是江湖女侠!”

23

耄耋老人应故人之约再来到天香古树下,抬头看去,那特别的绿色天香笺在一堆粉红色中格外显眼,老人颤抖着双手取下它,发现天香笺是被折叠的便摊开了。

天香笺上的两个名字,映入了何人的眼眸,使得玩弄了一辈子权术的老人看起来更加沧桑。

24

天涯,江湖。

国家,生死。

25

寒鸦散天涯惊落了一枝尘缘,独酌一壶大梦对邀长夜来兮。

评论(2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