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浮生x柳叶】非分之想

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非分之想……(莫名其妙的很想写,但是怕ooc

被乱山拉进浮绿,然后很没骨气的出不去了

ooc

ooc

ooc

慎重,看完觉得ooc不要骂我,去骂乱酱0▽0

可以把这个当雨雪霏霏的后续哦wwww(不,不要听这个人瞎说)

给大亲友买锁骨链当礼物结果没有货我就只能换薯片,感觉薯片很好吃的样子啊,现在好饿

ps:酒盅(zhong)是小酒杯的意思。

pps:青丝我想各位都明白什么意思,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就要用这个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为何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1

“柳叶!这边!”无剑开心的挥手,一旁站着的打狗手上有还未吃完的桃花酥。

柳叶和浮生并肩走过去,之前分散的几人现在又走到一起。

打狗依然没有给浮生好脸色,两个人在无剑眼里看来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无剑拿过一块桃花酥递到柳叶的嘴边,“试一下嘛,我昨天和你说的桃花酥。”

“好,”柳叶接过一口口吃下。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好吃!”

“嗯,”虽然已经吃过,但是良好的修养让柳叶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2

无剑拉过柳叶,“走走走,我们去喝酒,不理浮生和打狗了。就让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去!”

正在用眼神交流的浮生和打狗下一秒就移开了视线。

3

“无剑你来啦!”越女手中还拿着一个酒杯。

无剑和打狗将两个人带回了住的地方,院子里越女倚天屠龙和其他人都在。

明月高悬,院子里的灯就算不点估计也会是一片明亮。

“快点过来呀,这酒可是好酒。”越女催促着门口的四人。

将柳叶和浮生推进一旁没有别人的小院子。

“哎呀柳叶明天就要走了浮生你和柳叶关系这么好就一起喝会酒吧就当送别了酒就在桌子上你们聊的开心一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的无剑留下两个人独自相处。

4

“搞定了?”越女在无剑耳边小声的问。

“那肯定的,我就不相信他们两个还捅不破这窗户纸。”

两个姑娘在一旁说悄悄话,其他的人也假装听不见。

5

石桌上的酒盅添了快溢出来的美酒,柳叶和浮生分别坐在石桌的两边。

浮生抬头看着明月,柳叶拿起酒盅一饮而尽,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无剑说你明天就要离开,去哪?”终是浮生先开口打破这微妙的气氛。

“嗯……”柳叶举起酒盅对着明月,陶瓷做的酒盅反射着明月清冷的光,“这江湖如此之大,随处看看都好。”

“如此……也好,”浮生举起酒盅,“来喝一杯吧。”

“哈哈这可不是一杯了,无剑可是放了好几坛酒在这。”柳叶示意浮生看桌子下面。

6

“我可是放了不少的酒,不怕他们喝不醉,何况给他们的本来就是酒劲很大的。”

“还是无剑考虑周到。”

“这两个人估计都以为对方喜欢我,”无剑晃了晃头,“柳叶看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浮生的眼神比冰魄的针还厉害,估计两个人都没发现。”

越女给无剑满上酒杯,“也是辛苦你了。”

7

几杯烈酒下肚,后劲也有点出来了。

“其实……无剑是个好姑娘,”柳叶觉得脸有点烫,“这酒后劲挺大的。”

“嗯。”

两个人都不是酒力差的人,两坛酒烈酒下肚也才堪堪有点微醺的感觉。

春夜的风并不冷冽,倒也不知道夜风醺醉了人,还是各自埋藏的心事开始发酵。

8

“无剑?越女?”发现两个人都已经醉倒的打狗,叫上了淑女帮忙将二人带回房间。

毕竟姑娘家的房间他也不好进去不是。

9

旧人新酒。

这杯烈酒烫过肺腑,呛出撕心裂肺的感觉。

10

柳叶知道这不像平时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有点失态。

感觉就像是烈酒下肚,燃烧起了自己闷在胸膛的心事。

浮生也并不多好,两个人都是埋头喝酒,各有心事,没有多余的话可以说。

但是还是浮生好一点。

“浮生……无剑真的是个好姑娘,你……可要真心待她。”已经喝醉的柳叶还是在考虑着别人。

“嗯,我知道。”浮生以为柳叶是想自己帮他照顾无剑,眼中的神色又暗了一分。

11

一时无言,只余下酒水吞咽的声音。

空荡荡的酒坛随意的躺在地上,浮生随意的一抬脚便能踢到一个空坛子。月光清冷,这气氛并不好。

失态的柳叶开始打破平静,絮絮叨叨的聊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浮生都一一应和。

“浮生……”柳叶的声音突然开始颤抖起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醉的很厉害的柳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柳叶支撑起身子,将手支撑在桌面上,就这么凑近浮生。

夜晚的风一刻也没停,现在它更是吹起了几缕柳叶的青丝撩到了浮生的脸上。

“何事?”浮生放下酒盅,就这么直勾勾的望进柳叶的眼睛。

“君子之交,淡如水。”柳叶就没由来的说。

浮生楞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柳叶,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12

将柳叶送回房间,浮生刚刚打算关上门离开就被柳叶拉住了。

柳叶的眼里,水气氤氲,“君子之交,你我是吗?”

“不是。”浮生将柳叶拉开,眼神闪烁。

“既然如此……”柳叶松开手,低下头,像是花了很大的决心才再次开口说到。

13

“那你为何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那一刻,浮生的眼里只剩下了柳叶微微发抖的身体,脑海里回荡着柳叶说的“非分之想”。

14

因为酒力不好,所以无剑没喝多少就醉了,所以也是一群宿醉的人中醒的最早,最清醒的一个人。

“柳叶你真的现在就要走吗?”无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两个人还没有说明白吗?

在一群来送行的人里,没有浮生。

柳叶揉了揉微疼的脑袋,“嗯,现在便走了。”

看着柳叶牵着马离开的无剑,真的觉得自己是被浮生这个木头气死了。

15

在离开的路上,柳叶遇见了浮生。

白衣的翩翩公子,腰间悬挂着玉佩,一只手提着剑,一只牵着马。

想是在此等了多时。

“浮生?”柳叶觉得很诧异。

“君子之交,发乎情,止于礼,”浮生走近柳叶,很认真的说到:“你我不是这种关系,我有非分之想,我本不是君子。”

柳叶待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

微红的耳根暴露了柳叶现在的心情,“那不知浮生公子可愿意与在下一同?”

浮生挑了挑眉毛,“乐意之极。”

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次真的没有了……我写了个什么玩意(惊恐的眼神)

ooc不要打我,我开头说了(委屈极了)

评论(1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