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浮生x打狗】天真而待

20号上晚自习,然后就开始上课的我很难受qaq

浑身是戏浮生x以为自己钢镚直打狗

其实是我一开始发的两篇15的结尾,原本是想写长篇,但是我完全写不了长篇。明天我会把之前的那两篇稍微改一下,然而标题还是从歌里面扣出来的……啊,起名废。

真的就是ooc,这个单纯真的就是我想无脑爽一次qaq轻点打哈

男无剑,我加了一点看热闹的属性

ooc

ooc

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星川之下,皆萤火尘埃。

1

无剑磕着瓜子翘着腿,兴致勃勃的听着茶楼里面的说书先生讲自己的事情。

一旁的打狗笑的有点喘不过气,“哈哈哈哈哈哈无剑你真的有7条腿吗哈哈哈!”

无剑拿起桌上的糕点就往打狗的嘴塞,“你知道的太多了,我要不要杀你灭口?”

看着突然噎住的打狗,无剑好心情的开口:“其实我还会飞呢。”

2

回去的路上,打狗和无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无剑晃了晃手中给越女带的酥点,“这么无聊,聊聊你和浮生呗?”

打狗踢了踢脚下的石子,“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好奇。”无剑伸手勾住打狗,“为什么在桃花岛的时候分水都看不出来绿竹是假的?浮生怎么对你这么熟悉?你们两个?”

打狗被被无剑暧昧的眼神看的有点头皮发麻,“就真的没什么啊。”

“打狗,我们是不是兄弟?”无剑认真的看着打狗的眼睛。

“……是啊,”打狗觉得一个“吧”字卡在喉咙里说出来不是咽下去也难受。

“你是不是喜欢浮生?”无剑放开打狗,自顾自的点头摸下巴,觉得自己说的对极了。

打狗一瞬间觉得脑子空白。

3

“……?”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浮生。”

“你怎么会这么想?”

“啊!那就是浮生喜欢你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打狗,难道你和浮生吵架了?我是感觉你最近怎么躲着浮生的感觉。”

“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什么啊!”

“那浮生为什么会这么了解你?连叫花鸡都做的味道一样?连分水都认不出来?”

“……你这话我没法接。”

无剑拍拍打狗的肩,“放心,我今天也就是好奇问一下,我什么都没说。你和浮生什么都没有。好了好了快回去吧,越女估计等急了。”

打狗觉得无剑今天的脑子有点不对,看了眼地下的板砖,拿起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在无剑的背影上比了比,打狗考虑了一下自己现在偷袭能不能把无剑打一顿。

“打狗你快点!”

打狗觉得不行,他打不过无剑。

地上留下了一块孤零零的板砖。

4

夜晚躺在床上的打狗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海里都是无剑说的浮生喜欢自己。

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和浮生的那档子事情,浮生和无剑的事情。

难道无剑喜欢浮生?

打狗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砰地一声撞到了头。

捂着头蹲下,打狗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以前陪着失忆无剑的是浮生假扮的绿竹,无剑知道浮生骗他后很伤心,剑冢打完木剑之后无剑和浮生都来了江南,无剑喜欢浮生,但是最近他们两个吵架然后无剑以为是因为我的原因!

打狗顿时觉得!这就是真相啊!

打狗终于可以安心躺下。

5

第二天打狗顶着黑眼圈起床了,烦躁的揉了揉头。

昨夜整整一晚上,打狗都梦见了浮生。

梦里的浮生就像无剑说的那样。

打狗自己都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红透的耳根,还有因为心烦意乱而没整理好的头发。

6

“打狗。”来人挡在打狗的面前。

从起床到现在打狗都是魂没收起来的状态,“干嘛啊?”

打狗不耐烦的抬头。

“……浮生?!”打狗觉得自己真的是日了无剑了。

将打狗按在石凳上坐下,浮生嫌弃的开口:“你这是什么样子?衣冠不整?”

打狗根本就没心思穿好衣服,忍不住回话,“我乐意不行吗!我丐帮弟子就是这么放荡不羁!”

“呵,”浮生居高临下的看着打狗,直看的打狗心里发憷。

浮生弯下腰,替打狗整理了下衣服。

打狗被突然靠近的呼吸吓的整个人都不敢动,耳边热乎乎的。

“绿竹?需要我帮你重新束发吗?”

浮生突然开口说话,两个人靠的极近,打狗的脸颊被浮生柔软的长发弄的痒痒的。

浮生忽略掉当机的打狗,轻声的笑了。

伸出修长的手,扯掉了打狗的发带。

7

之后发生了什么打狗完完全全没有记忆。

8

“打狗?回神啊。”无剑晃着打狗,“今天说好了晚上要一起出去看萤火虫的啊,大家都收拾好了就等你了啊!”

打狗终于回神,“什么?晚上了?这么快?”

无剑心情复杂的看着打狗,“你这是怎么了,我都要怀疑浮生是不是背着你在外面找人了。”

打狗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无剑头,“都说了我们没什么啊!走了走了快点!”

无剑摸着头,盯着打狗红透的耳朵若有所思。

9

越女带了食盒,屠龙带了酒,柳叶带了打火石……大家带的东西够这一晚上的出游。

打狗和无剑走在最后面。

“其实绿竹也算是我。”打狗慢慢悠悠的开口。

“嗯?然后呢?”无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好奇,一点儿也不。

“有人觉得丐帮风气不好就硬是给我改了名字叫绿竹棒,然后我出去闯荡的时候,手欠的救了他。”

“哦,浮生是吧?”

“他当时还骗我说他是我失踪的八代弟子,呸,小人。”

“……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就信了?”

“然后我就和他一起待了挺长一段时间,毕竟他受伤了嘛。”

“嗯,一见钟情!”

“……你能不能闭嘴。”

无剑耸肩示意打狗继续。

“后来也就是你们知道的了,我被绑在剑冢祭坛。”

“不,你什么都没说啊?你们之间待了那么久?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

“……”

无剑觉得自己被吊胃口,一口气卡在喉咙上不去下不来。

难受。

10

地方是浮生和柳叶无意间发现的,想来看的是越女和淑女。

月上树梢,明亮的似不需要生火照明。

打狗和无剑坐在树下喝酒,溪水静静流淌,耳边尽是蝉鸣虫叫,倒也是令人心静。

11

打狗有点醉意,并没有注意到身边陪自己喝酒的人变了。

絮絮叨叨的和身边那人说着浮生的不是。

“你说浮生是不是个混蛋?”打狗一偏头,看见了本不该看见的人。

“你说是便是。”白衣的翩翩公子晃着手中的酒坛。

“浮,浮生怎么是你?无剑呢?”打狗的醉意顿时烟消云散,尴尬的不知该如何。

12

“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打狗对我是这种看法。”浮生也偏头,直接看着打狗的眼睛,面无表情。

“是!我就是这样看你怎么了!”打狗心头涌起一股无名火。

“无事,只是觉得新奇。”

打狗觉得自己和这个人没法交流,气呼呼的起身想离开。

13

刚刚起身的打狗还未稳住身体,便被浮生一拉倒在了浮生的怀里,和浮生面对面的瞪着眼睛。

“浮生!你干什么!想打架吗!”

浮生就着这个姿势,身体前倾,以吻封之。

打狗眼中突然放大的浮生的脸,俊美异常,鬼迷心窍般的,没有推开浮生。

不知何时出现的萤火虫,闪烁着光亮,静静地在天地间。

14

“无剑,该回去啦。”越女催促着,“真的不需要去叫打狗和浮生吗?”

“不用不用,让他们两个待会吧。”

15

爱若能参破,终究是寂寞。

幸运的是,我独行在人潮,而你天真而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woc好ooc啊qaq

我写了个什么辣鸡玩意?(心情复杂)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