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挨老子

ky离我远一点。

【神威x天香】之于子归 BG/BE

第一次写bg,担心写不好,但是我真的喜欢威香

----------------------------------------------------------------------------

0

“我神威弟子理应上战场保家卫国。”

“我明白,你要走,我不会拦你。”

“等我回来,我一定风风光光的,带上我神威堡最好的聘礼来天香向你师尊提亲。”

“好。”

“等我回来好吗?”

“你走吧,我不会等你,你死了,我一定风风光光的嫁个一个大英雄,然后去你坟前炫耀。”

1

叶烟第一次遇见陈秋的时候是在海上,初出茅庐的她什么都不明白,稀里糊涂的上了船,说是去帮海政司清理海上的海盗,然后在为数不多的好友的船上遇见了陈秋。

陈秋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衣,风度翩翩,尽显神威弟子的气魄。

就像说书先生的话本里说的一样,风度翩翩的公子和她相遇,然后顺理成章的成为好友。初入江湖的叶烟很惶恐。

2

“师姐,你说他到底看上我什么呀,我没师姐你好看,没师姐你有才华,没师姐你武功高强,剑舞的不好,就学会了一点医术,这样的我到底有什么好喜欢的啊?”叶烟在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依然不能理解看起来就很厉害的陈秋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

“傻瓜,他这定是喜欢你了。”师姐笑着捏了叶烟气鼓鼓的脸,“师妹不明白吗?”

“师姐你可不要瞎说,他那么厉害怎么会喜欢我,我怀疑他只是想要一个医术好的大夫,可是我医术也就一般啊。”叶烟听见师姐的话顿时就觉得不可能,像他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喜欢这么没有用的自己呢?

“傻师妹,你要来问我,我说了又不相信我,这叫我如何给你一个新的答复?”师姐不紧不慢的拨动着手下的琴弦,指尖流出的是叶烟听不懂的曲子。

“师姐呢?师姐喜欢我吗?”

“师姐当然喜欢你了,小脑袋想什么呢,你如果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

“......谁说我想知道了,我就是闲着无聊,好了不打扰师姐你练琴了,我去看医书了!”叶烟顶着羞红的脸跑开。

“心事都写在脸上,还假装什么都没有,唉,现在的人啊。”师姐轻声唱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其叶秦秦。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2

叶烟揪着手中花的花瓣,“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

“师姐干什么呢!”梁禾突然出现,吓的叶烟将手中的花丢掉了。

“吓死你师姐我了小淘气!今天的课业做完了吗?!”叶烟生气的开口。

“师姐~当然啦,我又不像师姐你那么笨的哦,师尊都夸我剑舞的好看了呢。”梁禾自豪的开口,挺着小胸膛。

叶烟被一下逗笑了,“怎么,我们的禾儿这么聪明的吗?”

梁禾自豪的旋转着小伞,“当然了,我长大了可要保护师姐的,不厉害怎么行。”

梁禾是被叶烟捡回来的,所以很黏她。“师姐刚刚在做什么呢?”

叶烟这才想起来,忙弯腰去寻找刚刚丢掉的花却没有找到,可能是被风带走了,“没什么,就是看看而已,天香的花真美。”

梁禾开心的在叶烟身边坐下,一刻不停的风吹动着裙摆。叶烟重新拿起医术钻研着其中的晦涩字眼,梁禾安静在旁边陪伴。

梁禾开心的想真好,师姐是她一个人的。

3

叶烟还是忍不住去找了梁知音,“师尊,弟子想出谷,弟子想去燕云。”

得知叶烟要出谷的消息的时候,师姐来找了叶烟,“你可想好?这谷外面的江湖可不是谷中这般安详平和,还有,万一一切都是你自作多情呢?你自己也说了,认为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叶烟收拾行李的手停下,“师姐我也不知道,其实我非常害怕,但是我觉得我需要一个答案。我天香女子,绝对不要为了别人而活。”

师姐叹了口气,“你真的想好了?”

叶烟郑重的点头,头上的发饰是他送的礼物,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我不会拦你,你走吧,不过你要记住,天香谷永远是你的家。”师姐无奈的妥协。

4

目送着叶烟离开的师姐感觉心中不是滋味,自己当初也如同叶烟这般意气风发与豪情万丈,只是......

梁禾不解的看着师姐:“师姐你生病了吗?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师姐低下头看着梁禾温柔的笑道:“没事,师姐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花海中的蝶围绕着二人翩翩起舞,花香和着微风无处不在,香气萦绕着鼻尖久久不散。

师姐蹲下,认真的看着梁禾:“小梁禾答应师姐一件事情好吗?”

夕阳下,二人的粉衣被镀上金边,裙摆微微舞动。

梁禾不明白师姐此刻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悲伤,懂事的点了头。

“答应师姐,以后出谷进入江湖的时候,找如意郎君的时候一定不要找燕云的神威。”

“为什么呀?叶师姐喜欢的人是神威,师姐你的心上人不也是神威吗?”

“因为啊”,师姐站起身,旋转着手中的纸伞,“因为啊,神威都是骗子,说好会回来却食言了。”

5

叶烟在去燕云的路上遇见一个五毒,两个人都是初入江湖的新手,顺理成章的成了好友,又顺理成章的一起上路。

6

“你为什么想去燕云那种恶劣的地方?天香的弟子不都是娇滴滴的吗?”蓝凌不解的问。

叶烟停下了马,日光将二人的影子拉长,“你呢?你为什么想去徐海?”

“我?我想去见一个人,他是神刀堂的弟子。”

“我想见一个人,他是神威堡的弟子。”

蓝凌和叶烟相视而笑,大家都是凡夫俗子,为情所困。

“你为什么会喜欢神威那种木头?”蓝凌赶着马走在前面,“脑子里只有保家卫国的榆木脑袋。”

“哪里有,他对我可好了,他带我看风景,带我出任务,什么不懂的他都会教我,他陪了我整整一年,直到我出谷游历的时间到了,直到他不得不回神威堡......”

“哦?整整一年?你们没发生什么?”蓝凌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的叶烟满脸通红。

“你可不要瞎想...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他是个君子。你呢?”

“我?我可没什么好说的。”说完哈哈大笑,驱赶着马先一步跑开。

叶烟顿时就明白又被蓝凌打趣开玩笑了,气的说不出话来。

7

两年前。

“在下神威弟子陈秋,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天香,叶烟。”

一年前。

“对不起,我必须回燕云,不能陪你了。”

“啊?没事,我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女子,你回燕云吧,我会留在天香。”

8

燕云的气候并不友好,风沙打在人身上格外的疼。

叶烟和蓝凌都将自己裹的只剩下两个眼睛,神威堡在燕云并不是什么难找的地方,他们两个问了几个路人就找到了神威堡的地方。

极具有当地特色的建筑拔地而起,在烈阳下投下一片阴影。

说明了来意并且拿出了陈秋当初给的信物后,同样是八荒弟子的二人便被带到了陈秋的营帐外。

“蓝凌我现在看起来会不会很憔悴很不好看?”叶烟紧张的抓着蓝凌。

蓝凌认真的打量着叶烟,“不会。因为你就没好看过!”

叶烟头上的发饰,挂着粉红流苏,坠着一些蓝色的珠子,编织成很好看很小的花。

9

叶烟进入营帐,看见的是躺在床上,绑着绷带昏迷不醒的陈秋。

蓝凌及时的扶了一把站不稳的叶烟,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难怪刚刚带他们过来的神威弟子眼神很奇怪。

叶烟在蓝凌的扶持下来到床边坐下,冷静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医箱,那是她从天香带出来,一路上都不曾丢弃的东西,就是因为会害怕会出现这种状况。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叶烟查看起了陈秋的情况,还好没有危险,只是比较虚弱。

10

陈秋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一阵眩晕袭来,他感觉到身边有人,强撑着精神睁开眼睛,是一个男人。

“阁下是大夫吗?”沙哑的声音让在医箱里面翻药的蓝凌回头,的确是挺好看的,不过没自己好看,蓝凌深以为然的点头,又突然反应过来摇头。

“不是我,这几天一直在照顾你的是一个擅长医术的天香弟子,我是她朋友,刚刚将她赶去休息。”蓝凌淡定的回头继续找可以有利于入睡的药。

“多谢天香少侠的仗义相救。”

“不用谢,对了,我是五毒弟子,叫蓝凌,这几天照顾你的你认识,叫叶烟。”

陈秋不敢相信的睁开了刚刚闭上的眼睛,颤抖的问:“她还好吗?”

蓝凌找了药,和上药箱,“不好,看见你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差点吓晕过去,又强撑着照顾了你几天,刚刚我才把人劈晕休息。”言语间净是不客气。

陈秋笑的开心,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趁着她还没醒,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蓝凌拉过椅子坐下。

11

“等等,你是说你以前问过她要不要和你在一起?”蓝凌一脸茫然的打断了正在给他喂狗粮的陈秋。

“是啊,怎么了?”陈秋不解的问道。

“那她还为了你到底喜不喜欢她这种问题苦恼了一年???!!!!”蓝凌震惊了,原本以为神威都是木头,现在看来木头的是天香?

“唉......她一直很不自信,我也很无奈,之前就是想着日久生情慢慢来,谁知道就突然回了神威堡,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陈秋叹气道,“不过这样子也好,她这一年应该也想通了,要是还想不通我就带上我神威铁骑直接去天香谷提亲抢人。”

蓝凌觉得自己看见的不是人,是一个没有良心的老狐狸。也是,天香谷中保护的很好的女子怎么可能比浪迹沙场的神威要老奸巨猾呢?

12

蓝凌离开了,去了徐海。

“叶烟我走了啊,我也要去找我自己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和人过日子,他要是对你不好我帮你教训他!”

“谁谁谁谁谁要和他在一起啦!大木头!榆木脑袋!”

“不牢阁下费心了,我的人我自然会好好照顾。”陈秋拉过叶烟将人抱在怀中,不出所料的看见叶烟羞红了脸。

13

三个月后,叶烟回到了天香谷,任凭谷中的姐妹怎么询问也不肯开口说自己和陈秋的事情。

细雨微微的下,从神威送来的信被叶烟丢弃在水中,她在雨中,哭的撕心裂肺。

雨势渐渐变大,师姐撑着雨伞找到了在花海中哭泣的她。

“这是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何苦自己糟蹋自己?可是他变心了?告诉师姐,师姐带你去燕云教训他!”师姐心疼的安慰着叶烟。

风刮起,伞已经不能完全挡住雨了,师姐索性将它扔掉,抱着雨中哭泣的叶烟。

“师姐,他让我回天香,我便回了,他说会回来娶我,我信了,他说他喜欢我爱我。师姐我不相信!”叶烟抱着师姐,字字泣血,字字撕心裂肺,“他如真的喜欢我,为什么忍心将我赶回天香而不是和他一起去沙场,若真的爱我,怎么忍心离我而去?!”

师姐一言不发,她明白这种感觉,十几年前,在她还没有捡回叶烟的以前,她也爱过一个说会回来风风光光娶她的神威。

14

第二天,叶烟神色正常的去见了梁知音。

叶烟跪下,“师尊,弟子愿终身不嫁,永在天香谷,为师尊传播医术,悬壶济世,保天香谷一世安宁。”

梁知音差点给她气背过去,好好的弟子,医术高超,出去哪里会少爱慕者,怎么一个个都要孤老终生?!

叶烟立誓的事情传遍了这个天香谷,让很多人震惊了。

师姐撑着伞,在树下等着叶烟一起回去。

15

十年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其叶秦秦。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叶烟哼着歌撑着纸伞在细雨中行走,手中拿着的,是给她小师妹梁禾成亲的贺礼。

“师姐你哼的是什么啊?”梁禾不解的问。

叶烟失笑:“都说了让你不要总是舞剑,也要多看看书!你这样也这样你家那位会喜欢了!”

梁禾自豪的挺起胸膛:“师姐他喜欢我是自然的了!他那个傻子除了本小姐根本就不会有人看上!”

多年依然容貌依旧的叶烟摇头:“是只有他看得上你!”

“哎呀好师姐你就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嘛~”

受不了梁禾撒娇的叶烟足尖轻点在水面,开口唱到:“桃树啊!多么茂盛,开着艳丽的红花。美丽姑娘出嫁了,多适合她的人家。桃树啊!多么茂盛,结出累累的果实。美丽姑娘出嫁了,多适合她的家室。桃树啊!多么茂盛,绿叶茂密成荫。美丽姑娘出嫁了,多适合她的家人。”

唱着唱着叶烟有泪滑落脸颊,在她身后的梁禾没有看见。

“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灼灼其华。花儿开得红灿灿。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宜其室家。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有蕡其实。丰腴的鲜桃结满枝。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宜其家室。定使家庭融洽又欢喜。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其叶蓁蓁。叶子长得密稠稠。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宜其家人。定使夫妻和乐共白头。”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了个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懂就算了吧哈哈哈_(:з」∠)_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