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挨老子

ky离我远一点。

【八荒全员】小少侠的幸福人生•男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是男的小少侠,女少侠……躺在我草稿里快一个月了……

其实我想写少林的,带少林玩一个?有人想看吗?

我生是曲萌萌的人,死是曲笑cp的鬼!!!

◎唐门

小名唐四,其实和唐青枫很熟。

当少侠带着桑叶即将踏入枫桥镇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很眼熟的人。

看着假装不认识自己的唐青枫,少侠有模有样的学着他扇扇子的动作。

“这位大侠,实不相瞒我有个表哥也叫唐二,我们真是有缘啊!”

唐二点点头:“是啊少侠,我们真是有缘。”

少侠良好的修养不允许他对着唐青枫翻白眼。

天泉山庄。

少侠开始棒读:“你就是水龙吟的盟主,移花宫的后人,唐门的大少爷唐青枫?!”

“师弟多日不见你还是一样矮啊。”唐青枫笑着伸手去摸少侠的头。

少侠怒而跳起,却只能锤到唐青枫的胸口,“不准摸我头会长不高的!”

——我有个表哥叫唐二。

◎真武

表面长的白白净净像个软糯的团子,其实切开都是黑色的。

“阿笑阿笑!”少侠跟在笑道人身后,又蹦又跳的。

笑道人心情复杂的抱起少侠,认真的说:“师弟乖,叫师兄。”

“好的阿笑。”

“叫笑师兄。”

“没问题阿笑。”

“唉你这个小鬼,再不好好叫师兄打你屁股了啊。”笑道人威胁道。

少侠的眼眶里瞬间笼罩着水雾,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哭了,“可是师兄有好多个,阿笑却只有一个。”

“好师弟别哭啊,”笑道人拿会哭的小孩子最没辙了,“想叫就叫吧,只要你别哭叫阿笑就阿笑吧。”

少侠眨眨眼,说:“阿笑真的吗?”

笑道人:你已经在叫了…

——曲盟主我掐指一算,你命中缺我师兄啊!

◎太白

觉得会唱歌的人都是魔鬼。

少侠折一根枯枝捅地上的蚁窝,“请问你都如何回蚁窝?”

此时一位靓仔师兄公孙剑哼着歌路过,“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少侠沉默片刻,对着离去的公孙剑大喊:“师兄别唱歌了,蚂蚁的被你吓跑了!”

“师弟那是你不懂得欣赏!你独孤师兄说我唱歌可好听了!”公孙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少侠:…情…情人眼里出西施?

——谁再敢叫我太白狗,我就把谁拉去给公孙师兄当听众。

◎天香

说话奶声奶气,一直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男天香而自豪。

开封黑街。

少侠看了眼蛇王,抱紧自己怀中的伞,吸吸鼻子,难过的想,说好我是唯一一个呢?

少侠牵起燕南飞的手,奶声里还带着一点哭腔,“燕大哥我好像不是唯一一个。”

燕南飞用空着的手拔出蔷薇剑,“小友放心,等我们一起除了他便是。”

“嗯,最喜欢燕大哥了!”

“我也喜欢小友你。”

蛇王:…我都听见了啊!

天波府士兵:三年起步,最高…

——在你面前炸被动,还有芳华和秒吊。

◎神威

梦想是拥有八块腹肌,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少侠一进入江湖就有人嚷嚷道:“少侠你是不是还不会十字枪?”

少侠涨红了脸,说道:“神威的招式,怎么能说不会!”

“可是我明明看见你昨日打青龙会时一次十字枪都没用!”

少侠红着脸,接下来便是什么“星河倒卷”和“伏龙枪”之类难懂的话,周围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少侠委屈也难过,因为他不会十字枪的原因是他还小手不够长连招跟不上。

——等我长大了,就送你们一人一套五连。

◎丐帮

因为被算命的说身体不好容易早夭,被有钱的父母扔去丐帮,美名其曰锻炼身体。

“苏师兄,这是为你寻来的天香香囊。”

“多谢少侠。”

“苏师兄,这是为你买来的雪貂披风。”

“多谢少侠。”

“苏师兄,这是送给你的公孙小红。”

“…多谢少侠,让少侠破费了。”

“哪里哪里,根本就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苏师兄喜欢就好。”

少侠镀金的葫芦和缠手晃花了苏小白的眼。

——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神刀

中二病晚期,自带傅红雪定位导航。

揽下了所有给傅红雪送信的工作。

傅红雪正在客栈二楼的房间里休息,正是休闲宁静的时刻。突然窗户被打开,从窗户外面冒出来一个脑袋。

“傅大侠!路掌门让我找你回去过节!”正是被鹰提着飞的少侠。

被突然吓到的傅红雪无言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无视少侠的星星眼将他推出去,然后关上窗子。

“傅大侠!路掌门喊你回去过节!”少侠再度用蛮力推开窗。

傅红雪一把抓住少侠的鹰,连人带鹰一起拎进屋内。

少侠抱着鹰乖巧的坐在床沿上,内心已经炸成了花。哇傅大侠睡过的床--

傅红雪不愿意回徐海,所以路小佳每次都会找少侠办事。毕竟少侠,脸皮厚啊!

回去和路小佳打一架吧。正在收拾东西的傅红雪这么想。

——傅大侠,路掌门让我喊你回去过节!

◎五毒

日常是吃狗粮和跑腿,心中渴望走出大山。

“研阳师兄,这是奉月姐让我给你带的东西。”

“多谢师弟了。”

“师兄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少•心口不一•侠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的话好几次。

“奉月姐,这是研阳师兄让我给你送的花。”

蓝奉月将花插入发间向少侠道谢。

“我就是死!从罗藏山跳下去,也绝不会再给他们跑腿了!”昨天话彷佛是刚刚才说的,少侠心塞。

看着远去的蓝奉月,少侠深吸一口气,空中还飘着花香。

孤零零的站在屋顶上,少侠觉得,真香。

——五仙牌狗粮,由圣女和祭司倾情代言,让你吃了还想吃。

◎移花

所有的情商都点给了苏小白。

“苏师兄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原,正值佳节,想必开封一定热闹非凡,我们同去可好?”少侠撒娇似的对着苏小白说道。

“可我近日才到中原,风尘仆仆,有些憔悴,与你同行可能会扰了你性质。”

“哪有!师兄这样就很好看了!”少侠跳起激动的举起笛子开始比划,“谁感说师兄一句不好,我一定请他好好的接我一招!”

看着滔滔不绝夸赞自己的少侠,苏小白觉得他的小师弟越来越可爱了,伸手揉了揉少侠的头顶,熟悉的触感让他心情更佳。忍不住打趣道:“油嘴滑舌,可是学坏了?移花的风度都忘哪去了?”

——离开苏师兄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想他。

-end-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