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八荒全员】男少侠觉得

鸽了许久的男少侠

思考了一会要不要写天香,emmm还是写吧,不然不齐我难受(轻微强迫症)

女少侠?等下辈子吧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jpg

 

◎ 五毒
 叶知秋迷弟,梦想是加入帝王州。

“师弟加入水龙吟吧!” 唐青枫诱导着少侠。

 “不要我要去帝王州。”少侠果断的拒绝了。

“好无情!” 

少侠去帝王州报道的时候被告知:“少侠抱歉啊,我们鼎盛不收人了。” 

迫于无奈加入了水龙吟,事后发现唐青枫为了骗自己加入水龙吟去找叶知秋促膝长谈,谈话中心围绕“妨碍别人谈恋爱会不会被驴踢” 展开。

—— 唐青枫我看你像个魔教中人。

◎神刀
玩鸟爱好者,虽然一直强调是鹰。

少侠苦恼的拦住了蓝铮,“蓝师兄……” 

看着欲言又止的少侠,蓝铮耐心的等他把话说完。

“为什么没有姑娘喜欢我,是因为我带鹰的关系吗?” 少侠委屈,他看上的别的门派的女弟子,在他表白心意的第二天都会可以疏远他。

蓝铮看了眼藏在暗处逗鸟的公子羽,心想这个江湖完蛋了。 

拍着少侠的肩膀,蓝铮语重心长的说:“是你太优秀了,她们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依我看,只有江湖第一人才能配得上你啊,师弟。” 

脑子迟钝的少侠没明白什么意思。

——后来我才明白,我的桃花运都栽在谁手上了。

◎唐门
自诩八荒第一帅,傀儡爱好者。

 同样都是唐门区别怎么这么大?少侠悲伤的看着唐青枫的八个傀儡。

心法可能是真的,但我可能是假唐。

注意到少侠视线的唐青枫摇摇扇子悠闲的开口:“师弟想多操作一点傀儡还不简单吗?”

少侠立刻来劲,帮唐青枫批文件的手都快了。

“师弟只要答应你师兄我的一个条件,就会变成有九个傀儡的天才。”

少侠激动的拍桌子,“师兄你说我一定答应!”

“简单,只要你和我在一起,那我的傀儡就是你的了,再加上你自己的,不就是九个了?”

“……”

少侠冷漠的开始收拾行李回唐门。

——我不答应你你就用八个傀儡打我?

◎太白
出了名的运气差,一直坚信是因为门派的名字里面带个白字。

看了眼自己的白车,又看了眼别人的红车,表情渐渐狰狞。

车上的公孙剑安慰到:“师弟不要灰心,相信我你一定会好运的!”

少侠闷闷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师弟你看,我们两个都是白衣服,在一起说不定就负负得正了呢?”

“不,师兄你离我远一点,我要去坐都是神刀的镖车。”说着跳下了镖车,结果没站稳摔了个七晕八素。

“哈哈哈哈哈哈师弟你没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笑出眼泪的公孙剑,独孤若虚不禁开始同情起少侠,虽然他也很想笑但是他忍住了。

喝水能呛,吃饭能噎,走路能摔,挖宝暗杀缉拿就没见过好东西。

少侠委屈。

——本少侠委屈,本少侠要说!

 

◎真武

一本正经,禁不起逗,容易脸红,是个路痴。

少侠茫然的站在杭州繁华的十字路口。

现在要去找燕大哥,燕大哥呢?这是哪?

燕南飞找到少侠的时候,他正被人拉着算命。

看着一本正经和别人解释自己不会算命不是江湖骗子的少侠,燕南飞很没同情心的笑出了声。

“燕大哥!”发现了燕南飞的少侠眼睛都亮了,连忙摆脱了纠缠不清的路人向燕南飞跑去。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友,”燕南飞看着衣冠有点凌乱的少侠,伸出手去帮他正了正道冠。

“燕大哥就知道打趣我,”少侠红了脸,在山上清心寡欲的生活惯了,他还不习惯和别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哪?

 

◎神威

身材贼棒,心思细腻。

少侠发现最近蓝铮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总是在自己的腰那里盯着。

将背上背着的枪放下,少侠打算脱衣就寝了。

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少侠猛的回头,却依然被突然冒出来的黑影扑倒在床上。少侠的头撞到了床板疼的龇牙咧嘴,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袭击自己的人是蓝铮。

“蓝师兄!”少侠有点生气了。

蓝铮将手放在少侠腰上反复的摸,甚至解开上衣摸了起来。

少侠怕痒,刚刚的怒气现在消失的一干二净,笑的不能自己。

摸够的蓝铮心满意足的放开眼角通红,眼中水汽朦朦的少侠。

“师弟,论腰你还是比不过我啊!”

少侠在心里对蓝铮竖起了中指。

——你们五毒都是魔鬼!

 

◎天香

柴桑子亲戚的遗孤,本来想送去太白学剑,结果因为身体太差只能留在天香谷调养。

少侠作为唯一一个男天香压力巨大,从小被谷中的师姐们照顾大,做梦都想赶紧出谷离开师姐们爱护。

虽然因为身体原因天香的剑舞学的一般般,但是医术格外的出色。

“少侠少侠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曲姐姐事务太繁忙了!”

被慕情拉着陪她逛街,少侠心中留下两道泪水。

——别人都羡慕我从小在温柔乡长大,我笑他人太天真。

 

◎丐帮

本想江湖逍遥,却被迫加入了江湖的争斗。人生信条是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少侠惆怅的喝酒,几杯酒下肚,忍不住打开话匣子和江山开始抱怨。

“师兄你说那些人是不是有问题,明明一个个武功比我高,地位比我高,还天天让我干这干那,今天帮他们打先锋,明天帮他们打先锋,”少侠不满的挥舞着拳头,“偌大一个盟会难道没有人吗?!”

江山默默地听着,开始在心里想是时候给少侠准备嫁妆了。

——不要迷恋哥,我真的只想当个传说。

 

◎移花

宫商角徵羽不分,笛子吹的好,出海一趟回来后开始尝试在凉拌明玉子里面加辣椒。

“师弟?”苏小白路过花海看见少侠正在白鹿旁边。

“苏师兄!”少侠回头和苏小白打招呼。

“师弟在这里做什么?”苏小白不解的看着少侠手中的碗,可以看出来是凉拌明玉子,但是颜色确实古怪的红色。

“师兄,这个是我做的辣椒明玉子,因为没有人愿意试一下,所以我想让白鹿试试看,”少侠兴奋的将碗塞进苏小白手中,“师兄你试一下?”

苏小白看着兴奋的少侠和明显很惊恐的白鹿陷入短暂的沉默,思考是谁带坏了他的小师弟。“师弟近日是否有点荒废修行了?看来应该让师弟去明宗主那里重修乐理了。”

少侠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苏师兄我错了!都是唐青枫教的我!

 

—end—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