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挨老子

ky离我远一点。

【白唐】立flag是会出事的

江郗瑜(太白)x唐青熙(唐门)

 深夜 激情码字,我爱唐门,唐门最帅!

有错别字也懒得改系列

0
清晨的阳光格外刺眼,江郗瑜躺在床上不情不愿的睁开双眼。他不想起床。

唐青熙不满他的动静,因为这让被子里的暖气都跑掉了。抬脚无情的将毫无准备的江郗瑜踹下床去 ,唐青熙用多出来的被子将自己裹一裹,重新会周公去了,根本不在意冻的跳脚的江郗瑜。

秦川的天气,就算是晴天也寒气逼人 。

为什么我要抛弃巴蜀的好山好水答应和江郗瑜来秦川呢?唐青熙迷迷糊糊的想。

1
江郗瑜将自己收拾干净后开始叫床上的小祖宗起床——唐青熙是有起床气的。

“青熙起床了,”江郗瑜拉扯着被子。

但是唐青熙无动于衷,昨晚被江郗瑜折腾了好久他需要休息。

 想到要去见师尊,江郗瑜也顾不得唐青熙的起床气了,一把将被子全部扯掉。突然袭来的冷空气让唐青熙猛的睁开眼睛,一下子就清醒,速度迅捷的伸手去拿不远处的扇子,却在即将碰到扇子的时候被更加快的江郗瑜抓住了手腕。江郗瑜借势将唐青熙从床上拉起揽入怀中,企图让他消气。

效果是很成功的,因为唐门的少爷唐青熙其实对于他没脾气。

唐青熙将脸埋在江郗瑜怀里,闷闷的开口:“我困。”

江郗瑜溺宠的捏捏唐青熙的脸,好声好气的哄着:“等我们见过师尊之后再回来休息,你不是想见见你小叔叔吗?”

抬头索了一个吻,唐青熙开始慢腾腾的打理自己,等江郗瑜帮他打理好头发之后才清醒过来。

披着江郗瑜的毛领披风走出门的那一刻唐青熙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裹在披风下面的手紧紧的捏着歌尽春风的扇子。

江郗瑜无奈的叹气,伸手去撩唐青熙的披风,将他的手握住,牵着他去找风无痕。

2

唐青熙是个唐门,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在唐门的地位不一般。事实也的确如此,从小便被严格的教育,每天除了练习傀儡术就是练习傀儡术。虽然娇生惯养但是心思却很细腻,被养成了个翩翩公子。对于江湖知之甚少,导致他在初入江湖刚刚遇见江郗瑜的时候就被骗跑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昔日的机智。

江郗瑜是个太白,土生土长的秦川人,是以前一对太白弟子的遗孤。从小到大上房揭瓦的事情没少干,每次犯错之后就往五爷身后躲。太白的剑法学的不错,下山之后也逍遥了一阵子,直到遇见唐青熙才开始收心。这次带着唐青熙回秦川,没少被同门师兄弟打趣。公孙剑假装伤心的搂着独孤若虚的肩膀,对着厨房里帮唐青熙做暖身子的姜汤的江郗瑜说当初说好一起走,谁先情缘谁是狗,现在江郗瑜真的是个太白狗了。

江郗瑜呵呵一笑,表示你们两个什么情况我还不明白吗?何况我有青熙狗就狗,谁要和你一起走?

3

见过风无痕之后,江郗瑜本来想陪唐青熙一起去见唐林,却被风无痕留下了。

江郗瑜不放心唐青熙一个人,毕竟他刚刚来太白,地形还不熟悉。便委托一旁闲着无聊的公孙剑带着唐青熙去见唐林,虽然他十分担心公孙剑靠不靠谱。

4

显然江郗瑜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公孙剑带着唐青熙去了大家练剑的地方。

“你就是江师兄的心上人吗?”

“我和你说江郗瑜他以前可浪了你看着点他。”

......

唐青熙就做在一边的石凳上,听着别人说,时不时插几句表示赞同。

公孙剑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打断还在喋喋不休的一群师弟师妹们,赶他们去练剑。

唐青熙揉一揉冻的通红的鼻尖,打了个哈欠。

跟在公孙剑后面去找唐林。

“公孙师兄,你们不冷吗?”唐青熙不解的问到,他现在无比怀念巴蜀的云泥火锅啊!

“冷的话多练剑出汗就好了,”对于这个师弟媳,公孙剑还是很欢喜的,“你不知道,江郗瑜当初可怕冷了,五爷为了锻炼他把他扔雪地里,足足一个月。”

“这不会冻怀吗?”唐青熙有点心疼了。

公孙剑摆摆手,不在意的回答:“没事,穿着衣服的,冻不死他。”

可能是太白弟子天赋异禀吧。唐青熙沉默的想,顺便又将自己裹紧了一点。

“前面就是唐师叔在的地方了,我就不陪你过去了,你一个人行吗?”公孙剑有些迟疑的看着耳朵冻的通红的唐青熙。

“师兄你放心吧,我没郗瑜说的那么娇弱。”唐青熙无奈的回答,江郗瑜到底把他的形象毁成了什么样子?

5

“师尊。”江郗瑜在风无痕面前一直很规矩。

“江郗瑜,”风无痕很少这么连名带姓的喊人,“这可不是普通人,唐门戒律森严。”

“我们太白不拘泥俗世但是唐门就不一定了,不后悔?”

“师尊你放心吧,我只认他这个人。”

6

“小叔叔!”唐青熙按辈分的确要叫唐林一声叔。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这并不妨碍叔侄二人的关系。

唐青熙拿出一直藏在披风下面的礼物交给唐林,“我和奶奶说了要来秦川,虽然她不说但是她还是很想小叔你的。”

唐青熙的礼物是很多的巴蜀火锅底料。唐林颠颠手中的小盒子,“今天我们吃云泥火锅。”

“小叔叔万岁!”唐青熙开心的跳起来抱住唐林。

唐林的屋子旁边就有个简易的厨房,唐青熙躲在里面取暖,顺便等着唐林的火锅。

叔侄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们的事你奶奶她知道吗?”唐林正在切蔬菜。

“知道是知道,不过还没松口。”唐青熙闷闷的回道。

“那就是还没有反对了?”

“嗯,我爹娘当年唐门内乱的时候去世了,”唐青熙满不在意的玩着扇子,歌尽春风上粉红色的桃花一开一合,“因此奶奶对我可能比较放松,反正继承唐门不是还有青枫哥嘛。”

“你手中的扇子是唐门的新扇子吗?”唐林回头看了唐青熙一眼,目光落在他的扇子上。

“嗯,是枯荣,叫歌尽春风,偃师房的人闲着无聊做的吧?”

唐林举起菜刀剁肉,“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还有这种意思吗?”唐青熙像发现宝贝一样看着自己的扇子。

7

江郗瑜找到唐林这里来的时候已经是要吃午饭的时候了。屋子里只有唐林和唐青熙,还有火锅。

因为知道唐林有侄子要来,所以平常经常来蹭饭的几个人都没有来,一时间居然还有点冷清。

唐青熙拍拍屁股下的长凳,示意江郗瑜坐下。

“唐师叔,”江郗瑜在唐青熙坐下,将他揽入怀中。

唐青熙脸皮薄,有点脸红的推开了他。

“还叫师叔?”唐林端着碗坐下。

“叫小叔叔,快点。”唐青熙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踩了江郗瑜一脚。

8

唐青熙吃饱喝足之后又开始犯困了,靠在江郗瑜怀里昏昏欲睡。

和唐林打招呼告辞,江郗瑜用披风将唐青熙裹了个严实,然后拦腰抱起。

“唔......”唐青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江郗瑜怀里。

“困了就再睡一会吧?”江郗瑜保持平稳的步伐,好让唐青熙睡的安慰。

摇摇头示意江郗瑜将自己放下来,唐青熙环顾四周,好的他不认识。

看出了唐青熙的不满,江郗瑜轻笑着揉揉唐青熙的头顶,“看你实在困的厉害,走的小路。”

“我想去看看秦川的其他地方,听说沉剑池那里有瀑布?”

9

唐青熙看了眼沉剑池,眼尖的他看见了一把唐门的扇子。

真好啊。他想。等以后老了,就来秦川定居,守着江郗瑜过日子陪他秦川安度余生。

左手被江郗瑜牵着,唐青熙习惯性的用右手转扇子,粉白色的扇面打开然后又合上。

“等我们老了,”唐青熙咬咬嘴唇,“我的意思是,等你厌倦江湖了,你如果不喜欢唐门的规矩。”

江郗瑜偏过头去看唐青熙,毛绒绒的领子将他的脸埋了一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我可以陪你在秦川定居,守着你过日子。”

江郗瑜没想到唐青熙会这么说,一时间愣住了。

见他没动静,唐青熙有些生气的甩开江郗瑜的手,加快脚步将江郗瑜扔在身后。

“你不愿意就算了,本少爷讨厌这么冷的地方!”

“青熙我超级开心的!”江郗瑜快步上前从背后一把抱住唐青熙。

江郗瑜抱着唐青熙将他举高高,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陪你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燕云大漠,东越花海,襄州云海,巴蜀翠竹,”江郗瑜高兴的抱着唐青熙转圈圈,“哪里都可以!”

江郗瑜放下唐青熙,低头去吻他。“但是等你老了,就要陪我了。”

“好啊,”唐青熙被他小孩子气的动作逗笑,“到时候就要看江大侠有没有那个福气了。”

10

青龙会八荒一战,死伤无数。唐门作为明月心的重要攻击对象首当其冲。为此唐青熙不得不返回唐门,江郗瑜也加入了寒江城为抵御青龙会献力。其中的艰辛江郗瑜早已经不记得了,只隐隐约约的记得,他只等到了唐青熙的扇子。唐门传信弟子说,唐青熙为了保护唐门的小辈们被青龙会的人偷袭。

而后,他带着唐青熙的桃花扇走遍了江山的每一处,燕云狂风呼啸的大漠,东越彩蝶翩翩的花海,襄州清净洁白的云海。最后,他回来了太白。

一待就老了。

暮年的江郗瑜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懒洋洋的晒太阳,手轻轻地抚摸一把唐门的扇子。

扇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歌尽春风”。

江郗瑜打开扇子,上面的花早已经因为时间关系开始褪色了。

怜惜的抚摸着扇子,江郗瑜自言自语。

“原来我们一起到老了啊。”

-end-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