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似鸽毒奶

我就是死,去奶丐帮,也不会奶神刀!

【米尤】报复性进食

不要和我说什么剧情什么人设,全部靠脑补,我就是想看尤里被吸血!(危险发言)
奶一口米哥和尤里很熟,相爱相杀,奶中了我直播米哥和尤里睡觉好吧!

就为了咬尤里一口我写了这么多字_(:_」∠)_
因为就出了一集,其他全部靠脑补,如果官方打脸……




是夜,硕大的圆月悬挂天空,明亮的光从敞开的窗户外面洒进来,屋内的烛火被风拨动,一长一短的伸缩,营造出一种阴森的氛围。

尤里靠在床上,右肩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自愈的能力修复了伤口,却不能自愈疼痛感。

拿布认真的擦拭着武器,昨天他差一点点就可以杀死那个该死的贵族种了。但是突然响起的枪声伴随着迅捷的子弹穿过了自己的右肩,血液飞溅,鼻尖萦绕的除了吸血鬼的恶臭,还有自己散发着铁锈的血味。身体开始失去平衡,笔直的下落,溅起巨大的水花。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尤里凭借着绝好的眼力看清楚了不远处举着枪的白发吸血鬼。甚至包括他嘴角扬起的弧度。

“米哈伊尔……”,尤里颇带着一点咬牙切齿的感觉吐出这四个字。

“哟,刚刚来就听见尤里在想我,今天的运气真的好啊。”白发的吸血鬼从窗外飞进来,随意拖过一把椅子就在尤里的床边坐下。 

尤里一言不发的盯着米哈伊尔,却加快了擦拭武器的频率。米哈伊尔怀疑自己看见了火星。

“还疼吗?”米哈伊尔开口询问,空气中还飘着丝丝的血香味,被他轻易的捕捉。 

“为什么阻挡我?”尤里回答了一个不相干的答案,以反问句的形式。

“尤里,你昨天太鲁莽了,如果来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贵族,那么那颗子弹就不是穿过右肩那么简单了,”米哈伊尔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按在伤口上,随着口中的话变换地方,一路向下,滑至心口,“而是这里,你明白了吗?” 

尤里隔着一件衬衫的感觉到了米哈伊尔手上传来的寒意,“我知道,但我下次还会这么做。” 

米哈伊尔觉得头疼,他都这么警告了,眼前这个小鬼还不知悔改。要知道,在贵族中都有一席之地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别人了,偏偏这个人还不知好歹。

“所以你今晚来是有什么事?不会只是和我说这种无聊的事情吧?”尤里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小提箱,将三截棍折叠放入其中。

言下之意就是,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米哈伊尔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尤里的意思?

“我饿了,刚刚。”米哈伊尔抓住尤里放箱子所以还没收回去的左手,满意的看见尤里冷漠的脸开始出现别的表情。 

尤里用力想收回手,没成功,“或许你可以去厨房找到一些番茄,来满足一下你的肚子和脑袋。” 

米哈伊尔翻身上床,将左手抬高压在尤里的头顶,右手抚上洁白的颈脖,将尤里圈在自己与床之间,受伤的人狼绝对不能挣脱开他。

“尤里真香啊,”米哈伊尔凑近尤里,轻轻的啃咬着突出的锁骨。 

尤里偏过头,将白皙的颈脖暴露在危险的吸血鬼眼底,同时用空闲的右手推开了正在舔他锁骨的米哈伊尔,用眼神示意让米哈伊尔快点走人,他并不想当米哈伊尔的“食物”。 

米哈伊尔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心底的施暴因子开始沸腾。舔了舔突出的獠牙,米哈伊尔下床却没有松开尤里的手,然后突然发力将尤里扯进自己怀里,同时抓住尤里想攻击自己的右手。

“嘶——”,拉扯的过程中右肩的伤口开始抗议,疼的尤里有几秒的恍惚。

将尤里的双手背在身后,趁着尤里恍惚的几秒,米哈伊尔扯开尤里衣领的扣子往下一拉,整个肩膀都暴露在他的眼前。也不客气,直接露出獠牙向着最脆弱的动脉咬去,故意加大了力度,米哈伊尔满意的听见尤里压制的痛呼。

入口的温热液体让米哈伊尔着迷,无论多少次,他都会为这迷人的血液沉沦。米哈伊尔不相信有吸血鬼可以抵挡这美味的鲜血。 

受伤的身体让尤里无法在第一时间反击米哈伊尔,右肩伤口依然在疼痛,短暂的失神导致他现在被吸血鬼咬着脆弱的颈脖。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袭来,尤里想获得双手的自由来反击,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浑身无力。

“我会杀了你。” 

“乐意至极。” 

—end— 

第二天。 

“尤里今天很冷吗?你为什么带着围巾?” 

“昨天被蚊子咬了很多包。”

评论(19)

热度(139)